爬墙速度极快/冷坑专业户/道系产粮/目前死者情绪稳定
已跨墙头:
黑塔利亚:露中(产)
摩尔庄园:菩库/双乐(产)
白夜追凶:双关
小绿与小蓝:绿蓝/永灰(产)
京剧猫:我都喜欢!
神偷奶爸:双鲁/斯嘉丽我也喜欢!
乐高幻影忍者:我永远永远永远喜欢加满都/劳埃德(产)

学业繁忙,产粮随机。
※究极过激,极端洁癖。

“人生底事,往来如梭,今生将会是怎样的满庭芳华?”

“浩渺宇宙,为何我们在此相遇?”

“玉楼金阙慵归去 且插梅花醉洛阳”

红色学院周考月考模拟考系列【第四卷】

复习卷:红色学院周考月考模拟考系列第一卷 第二卷 第三卷

《2018学年度第一学期,期中检测卷》

出卷人:霜霜霜

第一大题:听力。听下面五段对话,每段对话中有一个小题。从题中所给的“A,B,C”三个选项中选出最佳选项。

示例:“这斤红色粮看起来不错,价位如何啊?”“喔,这是东边那个产粮大户家的,9卢布15戈比。”提问:这斤红色粮的价格是多少?

A:19卢布15戈比

B:9卢布5戈比

C:9卢布15戈比

你听到了粮食的价格是9卢布15戈比,所以正确答案选择C。

听力部分,开始测试:

(1)“伊万,一加一是?”“是二。”问题:残缺的f(x)=f(a)/0+f...

 

《NPC与恶魔》

露中甜饼系列【二十一】

是 @强势的奶黄包 的点文/我终于肝掉一个点文了

“如果有一只恶魔的出现,打败他之后是不是就能成为万人敬仰的大英雄了呢?理论上来说,是的——但NPC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平平凡凡的普通人难以担此大任,还是养老的生活方式适合自己。所以即使面对找上门来送经验值的初级恶魔,NPC也想撇清关系当作无关。

“我说,你别待在我这……”NPC一皱眉,作势就要将一只软糯糯的白团子推出门外:“我可不想惹麻烦。”

白团子眨了眨紫罗兰色的好看眼睛,不明所以,奶声奶气的叫嚷了一句:“要抱——”

……于是邻居路过之时就看见NPC怀里抱着一个咯咯直笑的小娃娃。

“NPC...

 

《秋》露中迷你甜饼系列(21~30)

(1~10)(11~20)

21.

“就是那种医患play,” 伊万比划道:“耀穿着素净的白大褂医生服,一脸禁欲严肃正经的要来照顾我这个病患,但刚近了身就被我反身按倒在病床上。虽然意欲反抗但照顾着我是患者就没用力,所以还是被我————”

“咳。” 王耀清咳了一声中断了即将叙述下去的限制级画面,侧过身去佯装不理。

伊万浅笑着凑过去,如盛夏鸣蝉般滋儿哇滋儿哇滋儿哇了起来:

“试一次试一次,耀,就一次。”

“我记得你的文化里也有医士,不过更早是巫医同流,耀,如果不想穿白大褂的话,那种长袍也可以!”

“就当是丰富人生体验嘛。”

“想想如果是那种长袍,好像也很不错。”...

 

《秋》露中迷你甜饼系列(11~20)

(1~10)点这里

《七夕专题》

11.

七夕,王耀一大早就收到了一个精心包装且巨大无比的大礼盒。

虽说是匿名送礼,但不用多想也能知道这礼物出自谁之手。他费力的将大礼盒推进了办公室里后,寻了剪刀,三下五除二就将大礼盒就地拆了,并向里探看。

“惊喜!”躲在大礼盒里闷了半天的伊万从一堆羽毛里勉强钻出一只熊脑袋,冲王耀笑笑。

12.

七夕,王耀看着站在家门口的伊万,不解的问他这是干什么。

伊万说:“七夕快乐!耀,我是来送礼物的呀。”

王耀向他空荡荡的身后看去,更疑惑了。

“礼物呢?”

伊万轻轻抿起嘴角,将自己的围巾系成蝴蝶结状,然后扬起手臂:“这里!”

13.

七夕,王耀的...

 

《秋》露中迷你甜饼系列(1~10)

1. 

“这真是美好的一天!

鸟儿在歌唱,

花儿在绽放,

在这样的一天里……”

“像你这样咕咕咕不产粮还白嫖不停爬墙的红色厨就应该……”

“嗯?”王耀凌然瞥了他一眼。

“……嘿耀,你看我最新产的粮,来一口吗?”

2.

因为长期在夜间推送各种美食目的只是为了馋一下自家爱人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

最近被认证为美食博主。

3.

伊万.布拉金斯基悄悄凑近到他的耳畔,故意压低了声音将滚烫的气息吹进爱人最为敏感的耳里。呢喃细语,恍若夏末鸣蝉,惹人心躁:“耀,我想……”

“不,你不想。”王耀一个反手捂住了伊万的嘴。

4.

“立秋。”伊万暗示性的冲王耀眨眨眼睛:“新的...

 

《厌倦的猫》

露中玻璃渣系列【四】

性质:杀手露x平民耀/要求两个人对彼此厌倦然后分道扬镳/地震中一方惨死一方不忍离去/是哪个魔鬼的点文啊?自己出来认领

伊万厌倦了这种生活。

他开始讨厌每天早上等着阳光慢悠悠的顺着地板匍匐前进,直到莹莹光斑轻撒在脸上将人唤醒。他也讨厌平淡无奇的早饭,清香浓郁的白粥香气小火慢煨,却远不及记忆中酒池肉林的爽快。他最讨厌邻居的问好,像是窥探自己生活一样的不自在。他讨厌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这才不过是一年的时间他却能预计往后三十年的时光,除了不经意间发现的皱纹他甚至感觉不到时间在缓慢流走。

每天都是同样的生活,同样的节奏,连与人交流的话语都大致无差,仿佛自己中了巫女的咒语那样...

 

《椰汁桂花糕》

露中甜饼系列【二十】

心里都是苦味的人,只需要一点点的糖果就会非常满足。那么极端嗜甜的家伙,究竟要多少糖果才能满足呢?

今日立秋,却远不是丛桂怒放的季节。外头还晴空万里,骄阳似火,往马路上走那么两遭就能被晒化成黑碳似的灼热。就算皓月当空,也只是平白添了几分闷热。王耀连与伊万耐心解释的脾气都被这几十年不遇的鬼天气给融了一干二净,最后气恼的直接挂了电话甚至说拉黑警告。

哪儿有八月刚冒出个头就连声嚷嚷要吃桂花糕的?

王耀嫌烦,以一个漂亮的抛物线将仍在振动的手机扔到了十米开外的沙发上。这些天来破事层出不穷,好像所有的纸篓子都在一夜之间被捅破就等他赶忙来修。疫苗,人身安全,受害者有罪论,本就恼的...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jpg》

露中甜饼系列【十九】

性质:abo/糖/是点文/狙击手耀x目标露/枪林弹雨中被包围也是点文要求

王耀喜欢在这种场合下使用QBU88式狙击步枪。

这是专属于富人的酒林肉池。暖黄色的灯光下,上流社会的绝对权势者挂着伪善的笑容窃窃私语,以最低的语调说着难以想象的肮脏交易。末了大笑几声,就算宣告交易成功,转身而过又不知是否会恨得牙痒低声咒怨。不过别担心,所有的脏言污语都会尽数消融在优雅轻松的华尔兹乐曲中,一切仍如面上看起来的那样稳定有序。

当目标在混乱的人群里最终锁定时,王耀抬手将耳机又调回了中央指控频道。

“十分钟。”

冰冷的机械女声在黑夜中分外突兀,尤像鬼怪的最后通告,夹杂着令人...

 

《单色花》

露中玻璃渣系列【三】

伊万想了很久,都不明白一个白嫖院的学生为什么要专门来听自己的课。

他在产粮院担任主讲教授,每周只有一节课时间,还是周一上午。开课前,他总要唠叨上几分钟的鸡汤好让下面昏昏欲睡精神不振的学生们稍稍缓些。这其中,却有一人鹤立鸡群,全神贯注的看着他,神采奕奕到让人怀疑这家伙是否打了兴奋剂。

习惯了睡倒一片的伊万还真有些不适应。

不过有学生愿意听课总归是好的。伊万端正态度就此切入正题,清楚简明的对产粮定论开始介绍,心里暗自庆幸等下课了一定要问问这个学生的学号,加上十分。

“布拉金斯基教授,我的学号是19911225。”学生扬起嘴角,笑容里却藏着一丝恶作剧成功之后的得意。规...

 

《第一次被发现写对方的姓名》

露中甜饼系列【十八】

如果两个灵魂过早相遇,是否也会过早的陨落呢?

伊万在尽力让自己不要去想那个身影,但他失败了,一次又一次。而现在,他惦记的这个家伙正在他的作业本上翩然起舞,上下挥动着玄色的长袖宛若魏晋风骨的东方仙人,从他的笔尖而起一路旋转至手腕,最后是一个漂亮的拱手礼——就像今天下午的舞台剧排练的那样。

直到整点的闹钟提醒他该是入睡的时间,伊万才猛然惊醒现在是深夜。可这个占据了他大部分思想的家伙却仍然钳制着他的思维,以至于作业本似乎正指着自己空空如也的页面,斥责他的分心。

伊万又愣了神,差点随性在空白的纸面上画下那人的相貌。真是糟糕的情况,他心里暗暗嘲讽自己不务正业,惩罚性的胡乱揉...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露中甜饼系列【十七】

伊万轻点了点头算作对第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的敷衍回应,他浅笑着,语气温柔到酥麻入骨。

“王耀先生是有情怀的人。他很单纯。我就跟他说,我说我叫你布拉金斯基夫人,就是我的爱人,我的配偶,就算我们俩一种新的开始。”

“他自己很高兴。”

“真心话,真心话。”

“耀,在我们交往的整个事件当中,欺瞒您不是他的本能——我认为是这样的。”

龙上司闻言皱了皱眉,因岁月刻下痕迹的脸庞更显苍老。他微开了口,表意困惑的音量不大却声如洪钟。“你把你们之间的来往全归结为你的冲动,你想过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百分之百,”伊万不假思索:“耀自己,作为这个我和他交往这件事的男主角……他就真的...

 

© 霜霜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