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速度极快/冷坑专业户/道系产粮/目前死者情绪稳定
已跨墙头:
黑塔利亚:露中(产)
摩尔庄园:菩库/双乐(产)
白夜追凶:双关
小绿与小蓝:绿蓝/永灰(产)
京剧猫:我都喜欢!
神偷奶爸:双鲁/斯嘉丽我也喜欢!
乐高幻影忍者:我永远永远永远喜欢加满都/劳埃德(产)

学业繁忙,产粮随机。
※究极过激,极端洁癖。

“人生底事,往来如梭,今生将会是怎样的满庭芳华?”

“浩渺宇宙,为何我们在此相遇?”

“玉楼金阙慵归去 且插梅花醉洛阳”

《庄园故事》(1~4)

性质:菩库专场/果子狸,猫城,阿肖,浊皿,以上太太的菩库图的配文/肉汤和清水向都有,自行选取/肉汤走链接/继续安利石墨文档/石墨文档真是个好东西嘻嘻嘻/以上都接受请


(1).关键词:“醉酒”“抱抱”/给果子狸的配文

菩提一生中总要面对许许多多个作为“正人君子”的必然的,严峻的考验。毫无疑问大多数时候来说,这些归属于“正人君子”的考验都与库拉有关,例如现在:喝醉酒的库拉栽在他怀里直声嘟囔着要抱抱,还不停打嗝,神志不清到半蠢半可爱。

伟大的摩尔王啊!菩提简直呼吸困难身体僵硬。彼时,他和库拉在私下里顶多就是牵手,即使那样两个人还要扭扭捏捏脸红半天。而现在,这恋爱攻略的难度突然从lv.1的史莱姆变成了直面lv.80的进化完全体魔王!真是令人不由感叹,惑人心智的酿香美酒大可算是上等有效的催化剂。风凉话虽如此,被命运捉弄的骑士再怎么手足无措,也只能硬着头皮正面困难——菩提半搂库拉,安抚性的言辞都被羞涩扰成了干燥不连贯的单音字节,第一句询问他是否喝醉的正式句子之后便都是不成调的呃呃啊啊,一时间倒真让人有些分不清胡言乱语的究竟是库拉还是他菩提。尴尬的环视一周,菩提注意到大家藏不住的大写加粗写着“好奇”俩字的目光若有若无的飘到他这儿来,伴随着八卦之心的窃窃私语,他更是清楚的感知着自己脸颊的温度“噌噌噌”上涨的速度越发的快。

不知道为什么,尴尬与害羞并存的时刻菩提居然有那么一瞬间想高声喊一句“我家库拉真是太可爱了啊!”的莫名冲动……

这边,怀里的库拉半睡半醒的晃来晃去,眼眶氤氲雾汽蒙蒙,衬着异常红润的眼角越发动人,更别说这粉嫩唇齿若近若离微阖微张,低声不成句的抱怨之外加上喜欢的红色滤镜就是索吻。佳人在怀,坐怀不乱,菩提在他们间的进展应该循规蹈矩一步步来还是立刻飞跃一步登天之间犯了难。

菩提这时开始后悔,怎么自己才在庆功宴上丢下他两分钟就出了这样的事?

这当然不能怪菩提。作为骑士团团长,凯旋而后的庆功宴一直是核心人物的存在。战友间礼节性的问好,握手,拥抱自然要费点时间。菩提发誓他已经是以最快的速度穿过人海来找库拉,却还是晚了一步——自宴会伊始就被独自搁下的库拉看着菩提被人群拥到另一边越发生闷气,再那么一恰好面前就是他最为钟爱的红酒……酒嘛,放那儿就是让人喝的呀,所以这事也就怪不到库拉头上。

等一下,现在是追究谁是罪魁祸首的时候吗?菩提的脑思路突然又绕了回来。自己和库拉真真正正的两情相悦,不过情爱之话总羞于启齿,发生这样的事……有什么好尴尬的!不过是一个拥抱!犹豫半天实在是太愚蠢了!

菩提点点头,为自己的智慧称赞不已,等微低下头去看仍是浑浑噩噩的库拉,哦豁,先前的心理准备思想斗争都化为乌有,脑子里全然只剩下一句疑问:

库拉这家伙怎么能这,么,可,爱! ?

“菩,菩提团长,”有人小声和他商量着说:“要不你先把法师阁下送回去休息吧?”

“……” 菩提微侧了脑袋看向那个人,然后想都没想拍了他的肩,嘱托道:“那么这里就暂时交给你了,我会马上回来。”

骑士应了声好,心中直吐槽:求求你别回来了守着库拉去吧不然一会儿你回来又是心神不宁还要再找借口三番五次的回去何必呢。 

菩提愣了一下,感觉听到了很长一串对自己的吐槽又好像没有,心里直纳闷——又狂喜的看向库拉,语气温柔至极。

“来抱抱啦。”

(2).关键词:“花环”/给猫城的配文

库拉觉得这个花环配色简单制作手法糟糕,混杂着泛黄的枯草更显凌乱,如果可以,他甚至想打个响指让这个毫无美感的不规则环状物消失眼前——但他没有,因为这是菩提给他编的第一个花环。

自从菩提看见某次他雪银色的前额碎发,就一直好奇,嚷嚷着想一窥全貌,偶尔他会在惹库拉生气的边缘试探着摘下蘑菇帽,不过从来都是有这个贼心没有贼胆。

但今天!是天赐良机!

外出游玩,天气炎热。库拉坐在草地上,呆愣愣的,满脸通红。菩提有那么一瞬间都以为他几乎要中暑,便一直盯着库拉,足足半晌。

然后菩提收到了库拉的一记白眼。

库拉微环顾四周,确认除菩提外再无一人后才抬了手,缓缓摘下自己的蘑菇帽。豆大的汗水顺着脸颊滑下,沾着闷热的桃红,似乎眼眶里都藏了不少晶莹泪珠。雪银色的头发聚在一处,又柔顺的垂下,松松软软的实在模样可人。库拉微蹙着眉,斜眼瞥了一眼仿佛神游九境又好像专心致志的菩提,心里直纳闷这家伙在干什么。

菩提这才回过神来,莫名红了脸跌跌撞撞的跑开,离开前还喊道。“库拉,你等一下!” 

于是就出现了故事开头的那个花环。

菩提自认为编花环的手艺不差,若是知道库拉给这个艺术品打了个不及格的分估计能失落上一段时间——好在库拉欣然接受了这个花环。嘴唇微抿又轻扬起,面色绯红,显然是害羞与喜欢一并表露的情绪。

“很配你!” 菩提为自己的作品颇为满意。桃红色的花团团簇簇相叠成环,轻轻戴在库拉的头上。又因为库拉的发色本就雪银,随风轻飘似乎薄纱,这么一看,倒有些出嫁的——

四目相对,异样沉默。

哦嚯,气氛微妙了起来。

(3).关键词:“梦”/给浊皿的配文

“风抚麦浪,激起层层波澜宛若浪花。远天蔚蓝白云悠悠,明快干净甚为清爽。橙黄偏金的阳光滤镜下,整个画面都呈柔和的暖色调。呼吸吐纳一举一动,似乎都沾上专属于自然的清新芳香。这样的画面里,不远处的菩提正扛着染着褐色泥土的锄头,回过身来看向自己,神色是显而易见的惊讶。不过很快他就冲自己招手,笑容灿烂一如既然,耳边似乎都传来问好的熟悉话语。”

“好像是年轻的菩提,连胡子都还没有。”

“菩提?……”

库拉困惑的皱起眉,暗自踌躇自己的梦里怎么会有这家伙的存在。而于梦境另一端的菩提来说,他也是同样困惑。

“那边的……是库拉吗?绝对是,全庄园只有他一个紫色摩尔。戴着金丝圆框眼镜,好像是很久之前我陪你去挑选的眼镜,还竖了一个马尾,嗯……嘿嘿,库拉雪银色的长发果然还是那么好看!那么长长的一顺头发松松软软的垂下来,真让人喜欢啊。不过看他的神情,好像有点尴尬……也是,我们敌对了这么多年……说起来是敌对,那天也没有正式分手吧?……周围景象都模糊不清的,都是从未在庄园里见到过的画面,啊,是梦……”

“可是……”

“梦里还能看见你,真是太好了!”

菩提冲库拉招手之后,大步流星走了过去,轻松舒悦,反而是库拉有些慌了神,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却迈不出一步——不过也没那么慌乱,库拉看着菩提虽然一直在走过来的状态,彼此肉眼可见的距离却丝毫没缩短,仍是原地踏步。他身后的麦田掀起层层卷浪,看似营造出不停前进的滚动背景,实则化成巨大的织网一圈一圈围困起菩提。

“库拉!”

感到自己停滞原地的菩提费力跑起来,担心库拉失了耐心转身离去。

“库拉!等一下!”

菩提想喊,但所有的声音到了嘴边却都消散无影,唯有意识清楚记得自己正说什么,担心,抱怨什么。明明近在咫尺,可根本靠近不了,触碰不到。焦急与恐惧一并涌出,推着菩提越发用力奔跑过去。

“等一下!等一下库拉!”

库拉看着菩提以奔跑的姿态却被淹没在麦田里,不由的皱起眉。毕竟是坦诚无防的梦境,平时想掩盖的一些想法不需受限,便都悠悠飘了出来——“……真的是,菩提这家伙……在磨蹭什么啊还不过来!”

库拉想躲避的内心又添上焦急的樱桃红,脚下便不受控制的向那边走去。但刚迈出一步,就发现自己也是原地徘徊止步不前。这不行!库拉也急了起来,着急忙慌地扯开步子就跑,脚下却轻飘飘的像踩着软塌塌的粉红棉花用不上力。

所谓天各一方日东月西,大抵不过如此。明明平时碍于对立的态度,少有接触,偏巧梦里也是顺了现实的立场,只得默默相望画面外的另一个彼此,纵有心愿想至少拥抱一下也不过是梦中之梦。也是,这两方梦境不过碰巧连了一丝藕线,若真的想给对方一个许久不见的问好拥抱,还是现实里来的实在。

……

菩提扯了扯自己的风衣,无可奈何——梦境最终是以悲剧收场。他绕不过越来越多的麦穗,未过多时便径直被淹没,好在他看见梦境另一端的库拉也在向他跑来,只不过遇上同样的风雪困境。梦醒的时候太阳刚刚出来,蓬勃而涌,大有一扫心中阴郁阴霾的架势。菩提用了会儿功夫回过神,随即披起风衣——拉雅雪山终年严寒,也不知库拉怎么就能安心住在这种地方。菩提正在山脚纳闷这路的崎岖不平,转眼间就看见匆匆忙忙跑下来的库拉——当然,库拉也看到了他。

……梦里的拥抱留在现在补一下,也还不错。

(4).关键词:“纯肉”“破破烂烂而且中途抛锚的车”

评论
热度(33)

© 霜霜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