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速度极快/卖安利卖不出去的冷坑专业户/圈里一点点负面争吵风吹草动就容易躲起来的胆小生物/因为菩库断粮经常挨饿(流泪)
目前已跨墙头:
黑塔利亚:露中
摩尔庄园:菩库/双乐
白夜追凶:双关
大理寺日志:饼拾
小绿与小蓝:绿蓝/永灰
京剧猫:我都喜欢!
小马宝莉:序蝶
神偷奶爸:双鲁/斯嘉丽我也喜欢!

学业繁忙,产粮随机,梦想白嫖,期待投喂。
※究极过激,极端洁癖。


玉楼金阙慵归去 且插梅花醉洛阳

《椰汁桂花糕》

露中甜饼系列【二十】

心里都是苦味的人,只需要一点点的糖果就会非常满足。那么极端嗜甜的家伙,究竟要多少糖果才能满足呢?

今日立秋,却远不是丛桂怒放的季节。外头还晴空万里,骄阳似火,往马路上走那么两遭就能被晒化成黑碳似的灼热。就算皓月当空,也只是平白添了几分闷热。王耀连与伊万耐心解释的脾气都被这几十年不遇的鬼天气给融了一干二净,最后气恼的直接挂了电话甚至说拉黑警告。

哪儿有八月刚冒出个头就连声嚷嚷要吃桂花糕的?

王耀嫌烦,以一个漂亮的抛物线将仍在振动的手机扔到了十米开外的沙发上。这些天来破事层出不穷,好像所有的纸篓子都在一夜之间被捅破就等他赶忙来修。疫苗,人身安全,受害者有罪论,本就恼的他想辞职走人,偏偏这时太平洋彼岸的某个金发小子还不达目的不罢休宣言要继续贸易战,大手一挥,罚款,限制,提高关税。

这群天杀的王八蛋啊!

王耀被逼的无可奈何日夜加班,时差混乱,凌晨三点抬头一看天,嚯,好大的太阳!

可惜龙上司不吃这套。墨绿的尾巴慢慢悠悠的垂了地,连着尾巴尖上晃来晃去银白的长毛都显着懒洋洋的轻松。温文悠哉的龙上司眉眼一抬,不怒自威。“休假?你休了假别的同事忙活的过来吗?快去工作吧!新递的报告看了吗?巡察组的人选好了吗?案子有下文了吗?现在正是建设复兴的重要时期啊!王耀同志,人民还在等你的交代!”

王耀觉得自己当场给龙上司拉一曲二胡映月都不够表达自个儿心里的萧瑟悲凉。

国家没人权啊!

出了中南海,王耀感觉心里清凉许多,好比有人用高压水枪将他从头到脚尽数打湿,连心里那股腾腾燃烧的火焰也全然浇灭。被台风光临的紫禁城陡然凉爽许多,浓云满天,却不显昏暗阴沉。

王耀突然想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宣传海报画风朗声几句。

“这真是美好的一天!鸟儿在歌唱,花朵在绽放!在这样美丽的日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得了得了,回去加班吧。相较于偷闲片刻,王耀更不愿意看见自家的银两哗啦哗啦全留向大洋彼岸。

等暂时回家歇了脚,伊万自然而然的接过王耀的外衫,还相当温柔的安慰他说,这几天加班真是辛苦了连自己打过来的电话都不接简直忙过了头都分不清轻重缓急。

王耀往沙发上一瘫,装模作样的看了眼手机:“我瞧瞧,十五分钟前你打的电话,定位显示还在莫斯科。”然后悄悄忽视了一百来条未接电话与短信提示,以及五十多条来自伊万的信息。

“那只能说是我开飞机的技术又进步了。”伊万讪讪的笑笑,正面扑到在王耀上方。奶油金的蓬蓬柔发在爱人胸口蹭了几回儿,又贪婪的凑近到脖颈处。每一口呼出的气息都像在蜜糖罐子里滚了三遭,甜腻到沁出一股子桂花糕的香气。

桂花糕的香气……

王耀微微将伏在自己胸前的家伙向外推了推,问他:“你是不是吃了桂花糕?”

“诶?”伊万眨眨眼,尾音故意拖得很长。

即使不是朝夕相处,王耀也能读懂伊万这仅仅是一个单音节背后的意思。算是带点孩子气的故意游戏,也算是恋人间增进好感度的一种方式。虽然王耀总觉得这难免有些幼稚,但伊万乐此不疲。

长时间未得到回应的伊万微微蹙起眉,又哼了一声,像是催促。

真拿这熊没办法……王耀立刻单手撑起身子,另一只手扯着伊万的领子将彼此的距离又拉近了许多,直到毫无距离。当最后退出尚有甜味的口腔时,他又浅吻上了伊万嘴角残存的一抹桂花蜜。

“椰汁桂花糕,”王耀抿抿唇:“是三十年前那位老师傅的椰汁桂花糕?”

伊万看起来心情颇好。

“毕竟是耀送过我的第一份私人礼物,很惊讶所以就一直记着了。”

完全是意料之中的惊讶。伊万初尝椰汁桂花糕时被那股子清香迷了许久,纵使心里被其它尝过的甜品塞得满满的,再容不下其它糖果的份儿也还是苦的。直到空出一块地来捧着这一方小小的椰汁桂花糕,才算稍稍尝了点甜味。

王耀突然回过神来,坐直身子:“说起来,那位老师傅……”

……

桂花盛开的季节,清幽绝尘,宛若九天玄女下凡去尽了人间烦躁。悠悠清香沁满脾肺,定在偏享安静的地方才能慢慢闻了花香,若是再把酒赏月,小酌两盏三杯桂花酒,才算雅兴至极。老师傅就在一棵桂花树下慢悠悠的扇着扇着,饮了一口清甜的桂花酒,咿呀吟唱着文人墨客的诗词名句。乐了半晌,才晃晃悠悠的回过身子弯腰去拿篮子里的椰汁桂花糕。

“嚯嚯……我可是还记得你们俩个,三十多年前来过一次,是吧?别看我现在都快看不见了,但脑子还灵光着呢……唉这……你们刚刚要几份来着?”说话的老师傅停顿了许久,直到王耀说只需一份时才讪讪了笑了笑,递给他一份。“我这桂花糕,那可是独一份的甜!要不是交好的老熟人,就是求也别想在我这儿捞个一星半点……”

老人讲桂花糕递给了另外两个比他更为年长的老人,露出的笑容却像孩子一样。

……

此时的龙上司愤而捶桌:“跑去哪儿了?又偷偷跑了!?又跑了!?还有这么多事儿没处理就跑了!?好容易把这个甩手掌柜拽回来他又跑了!?他一个月和隔壁那熊崽子跑十几回儿不嫌累啊???”

评论(5)
热度(50)

© 霜霜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