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速度极快/卖安利卖不出去的冷坑专业户/圈里一点点负面争吵风吹草动就容易躲起来的胆小生物
目前已跨墙头:
黑塔利亚:露中
摩尔庄园:菩库/双乐
白夜追凶:双关
大理寺日志:饼拾
小绿与小蓝:绿蓝/永灰
京剧猫:我都喜欢!
小马宝莉:序蝶
神偷奶爸:双鲁/斯嘉丽我也喜欢!

学业繁忙,产粮随机,梦想白嫖,期待投喂。
※究极过激,极端洁癖。


玉楼金阙慵归去 且插梅花醉洛阳

《厌倦的猫》

露中玻璃渣系列【四】

性质:杀手露x平民耀/要求两个人对彼此厌倦然后分道扬镳/地震中一方惨死一方不忍离去/是哪个魔鬼的点文啊?自己出来认领

伊万厌倦了这种生活。

他开始讨厌每天早上等着阳光慢悠悠的顺着地板匍匐前进,直到莹莹光斑轻撒在脸上将人唤醒。他也讨厌平淡无奇的早饭,清香浓郁的白粥香气小火慢煨,却远不及记忆中酒池肉林的爽快。他最讨厌邻居的问好,像是窥探自己生活一样的不自在。他讨厌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这才不过是一年的时间他却能预计往后三十年的时光,除了不经意间发现的皱纹他甚至感觉不到时间在缓慢流走。

每天都是同样的生活,同样的节奏,连与人交流的话语都大致无差,仿佛自己中了巫女的咒语那样成为了只会演一幕戏的洋娃娃。

“我厌倦这种生活。”伊万将杯子里的清水都倒进了水池,语调虽是平淡却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他安静的看着清水慢慢旋转流入水池中央的卡槽,将杯子放置一边,侧身向另一个沉默的人宣告道:“所以,我要走了。”

“我想应该没有哪个组织会再一次聘请你。”王耀垂了眼,态度上却是同样的冷漠。“在任务中逃脱的杀手,早就名誉扫地了吧——不过你可别以为我是在挽留你。”

“我也早就厌倦了你,”王耀站起身子,一字一顿道:“因为自己的职业病而对我东问西问的,连早上出门都要再三盘问,过度的占有欲太糟糕了吧?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你应该融入一个平民的生活,或者说,你应该认清自己普普通通的身份,尤其是在确认我们是恋人的身份后。”

“不……我对这层身份也感到厌倦。”伊万皱起了眉,缓缓开口道:“我不想再说毫无意义的早安晚安,像是累赘……不,简直是负担,稍微迟那么一会儿都感觉自己没有尽到恋人最基本的职责。”

“所以,你只是需要一个暂时歇歇脚的地方,对吧?”王耀低声冷笑道:“一年的期限已经让你感到厌倦,这或许就是你最大的忍耐度……习惯了枪林弹雨的人,要一下子适应起普通人的生活可真不容易。”

一个是厌倦了普通人的生活,一个是厌倦了生活中融进了一个格格不入的家伙。王耀不想再花费多余的功夫去照料伊万,相比较现在的生活,他可以很坦然的告诉每一个人还是当初自己一个人居住的时候最自在方便。伊万也同样如此,他在战火中活了三十多年,猛然提前退休没个过度实在是调息不过来。更别说偶尔节日的欢庆,伊万从前没想这么多,现在也不愿意去为了几个毫无实用的礼物忙到焦头烂额。

“……你后悔当初救我吗?”最后出门时,伊万突然停顿了半晌,然后回过身子。他想知道这个答案,想知道这个因为医患矛盾而腿部伤残的退休医生的真实想法。长久以来一直是自己给他添上麻烦,除了最开始的照顾还有后来的教导,伊万很清楚,的确,是自己搅扰了他平静的生活。

“……”王耀微微垂了眼,气息不稳。

“医者仁心。”

因为是边陲小镇,这儿的汽车班点不算多。伊万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等待他的那一辆班车。虽然是任务失败的杀手,还消失了一年,但因为实力雄厚而在瞬间就被某个组织邀请出山。重返繁华世界的等待时间还真有些漫长啊,伊万阖了眼,悠哉游哉甚至哼了歌曲。我只需专心等待火车的轰鸣声就好,一切都会回到正轨。

“轰隆轰隆——”

伊万睁开眼,却没有看见火车。

“轰隆轰隆——”

他四处张望,回过身子看向后面的售票处。

“轰隆轰隆——”

……

伊万费力很大力气才回到原来的小区。路上的建筑物倒的倒,塌的塌,几乎没有一星半点儿的好。大堆大堆的碎屑堵在原本就坑坑洼洼的路上,更是让人寸步难行。地面还在不停晃动,伊万连站立都不稳当却还是着急赶回去。

他四肢健全都难走,更何况王耀腿部有伤。

小区的平楼多半都塌了,剩下小部分没塌的也就差风那么一刮。伊万寻着记忆在废墟里探了一会儿,才勉勉强强找到家的位置。

看到王耀的时候,伊万是虚的。有太多话堆积在喉管里,却说不出口。他跪在废墟里,疯了般将王耀身上积压着的厚厚的水泥碎块挨个挖出来,还想着动作轻一点不要吵醒了这个贪睡的小家伙。可刚挖出来一点,余震来袭,一切又都前功尽弃,这像极了老天对自己离家出走的二次惩罚。

天灰蒙蒙的,旋即下起了雨。王耀的脸本就血肉模糊,血管眼球都大半暴露在外,再加上这么一下雨,尘埃四溅沾上泥尘更显肮脏。其实都无差,原本被挤压到变形的身体看起来就已经足够浑浊,天公无情再撒上灰泥也是无关紧要的附加品。

愤怒与无助同时在心头相博,咒骂着自己的自私任性。也许,如果自己没有一走了之,他还能有逃还的可能吧?伊万僵硬而机械的一点一点搬开厚重的水泥,慢慢将王耀挖出来,抱在怀里。他低声的哭了起来,像王耀在他离开时哭的那样。

厌倦了平淡生活的猫想四处闯荡,却在回家的时候发现人去楼空。猫焦急在屋子外面喵喵叫,却被旁人无情的轰扫离去。自那以后,这只猫再也没有了休息的地方,也再也没有一个爱它的人。

评论 ( 7 )
热度 ( 52 )

© 霜霜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