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速度极快/卖安利卖不出去的冷坑专业户/圈里一点点负面争吵风吹草动就容易躲起来的胆小生物
目前已跨墙头:
黑塔利亚:露中
摩尔庄园:菩库/双乐
白夜追凶:双关
大理寺日志:饼拾
小绿与小蓝:绿蓝/永灰
京剧猫:我都喜欢!
小马宝莉:序蝶
神偷奶爸:双鲁/斯嘉丽我也喜欢!

学业繁忙,产粮随机,梦想白嫖,期待投喂。
※究极过激,极端洁癖。


玉楼金阙慵归去 且插梅花醉洛阳

《第一次被发现写对方的姓名》

露中甜饼系列【十八】

如果两个灵魂过早相遇,是否也会过早的陨落呢?

伊万在尽力让自己不要去想那个身影,但他失败了,一次又一次。而现在,他惦记的这个家伙正在他的作业本上翩然起舞,上下挥动着玄色的长袖宛若魏晋风骨的东方仙人,从他的笔尖而起一路旋转至手腕,最后是一个漂亮的拱手礼——就像今天下午的舞台剧排练的那样。

直到整点的闹钟提醒他该是入睡的时间,伊万才猛然惊醒现在是深夜。可这个占据了他大部分思想的家伙却仍然钳制着他的思维,以至于作业本似乎正指着自己空空如也的页面,斥责他的分心。

伊万又愣了神,差点随性在空白的纸面上画下那人的相貌。真是糟糕的情况,他心里暗暗嘲讽自己不务正业,惩罚性的胡乱揉了一把自己奶油金的头发,才算勉强回归现实。不过最终,他还是没忍住在纸页的一侧轻轻写下那个难以书写却异常诱人的方块字——“耀”。

今天去学校的路上,伊万刻意放缓了脚步。

他向来在时间上拿捏的很准,就算是比平时慢了几倍的速度也不会让自己压在迟到的那条红色警戒线上。同样,他也不是闲的没事爱荒废时间在走路上的人。此时此刻的反常,完全是因为伊万在等一个人。

一厢情愿的等一个人。

他只是在昨天回家途中凑巧在附近某个街道看见那个身影,坦白说,他也说不准那个人是否住在这附近,还是单纯过路。但既然看到了,一种莫名的情愫突地拉扯了他的脚步让他慢一些再慢一些,也许今天会特别好运气下一秒就能看见那个身影呢?

好几次,伊万都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他看见那个身影在人群里一闪而过,又转眼消失,犹如昙花一现。

无缘无故的失望猛地占据了他的心,又填上青柠一样酸涩的味道。伊万又有些恼怒,责备自己的愚蠢。多重复杂的情绪交混着干扰他的正常思维,使今天初始的心情值就落在了一个勉强的数字上。

就这样一路走走停停到了教室,才放下书本不久伊万便听见隔壁桌有人正窃窃私语某个相似的音符——“耀”。

伊万刻意安静了一下,却无奈十级听力功能尚未完全激活。隔壁桌的那群家伙音量细弱蚊蝇,又是难以辨别的他乡方言。奇怪了,怎么平时感觉他们那么吵闹,现在反而呈现出一种不合时宜的安静?

近些天红色大学要排演戏剧,名为《东西方神仙不同的产粮艺术》。伊万作为产粮院优秀学员,当之无愧被选上了西方神仙一角。他总要手持长剑与盾牌,与台下的凡人信誓旦旦的保证道:“我还会来救你们!”而这部戏剧的另一个主人公——饰演东方神仙的白嫖院的王耀却是截然相反的风格。常常玄袖一挥,便稳当的躺在了云端,悠悠嘱托那些凡人道:“汝等,好自为之。”

伊万出了神,愣愣的看着王耀一颦一笑,不怒自威,连自己紧随而后的台词都忘了干净。

毫无疑问,这次的排练又失败了。

伊万将剧本放到了桌上,和指导的院长说是自己太紧张的缘故。解释了没两句,又随手翻了一页剧本——本是这么眼神无意一瞟,却猛然发现昨晚所写的“耀”稳稳当当的占据了书面最显眼的位置。他慌忙用手掩了掩随即翻页过去,等冷静下来重新审视一遍时又觉得这字不大不小,该是不容易被注意到。

最终没敢再翻回去。

说话间,伊万的余光悄悄飘到了王耀那里。

像是在橱窗外看着自己最喜欢晶莹美味的水果蛋糕的孩子那样,只要安静的看上那么一小会儿心里渴望的糖果洞也会被一点点填上。伊万希望这个仙风道骨的人能够看自己一眼,可又担忧自己这股子傻乎乎的痴汉劲把对方那点好感都吓了没影。

不过奇怪的是,王耀明明只是一个人在安静的喝水,脸色却有些异样的绯红。

等第八次排练失败的时候,院长提出明天再继续。

他实在无法忍受自己引以为傲的学生在同一场上忘词四回儿的行为,这就像先前向其他院长炫耀了半天,最后呈现的家伙却是个半吊子水平。产粮院院长气恼的径直打道回府,说要产几吨红色粮平复一下心情。

伊万沉默的站在原地,无可奈何的叹息着。

他也预备撤离现场时,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剧本。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剧本嘛,参演人手一份,丢了就丢了借一下别人的看就是。可偏偏那份剧本上写了至关重要的字,若是让别人误拿了岂不会误会?

“这桌子上的?我看封面上有王耀的姓名便给他了……是,是你的?”

伊万连连摆手,否认道:“不,桌子上应该有两份,我的那份没有写姓名。”

“这就奇怪了,反正我看到的只是一份啊……要不你去那边看看,王耀刚刚在那儿,也许是他误拿了你的那份吧。”

伊万礼貌的道了谢,别走向那边散放了几份剧本的桌子。

趁着还没有人注意到这里,伊万有足够的时间挑拣出自己那份再逃之夭夭。不过桌上的剧本都一模一样,除了那份相当辨识度的姓名估计要第一份就稳拿还是相当有难度。略微选择恐惧症的伊万也顾不了那么多,随手抄起一份就开始翻页——他记不太清写了姓名的那页是哪一页。

最终,伊万在25页翻到一个浅浅的手写字体。形体潇洒漂亮大方,看得出是费了相当大的功夫才写出有如凤舞龙飞的姓名。如果细看,还能发现被擦去的一些线条,像是绘画出的某个人物。

“伊万.布拉金斯基。”

伊万看着剧本上的姓名一愣,还没来得及多想怎么回事,便听见了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请问……”王耀抱着一份剧本——伊万认出那是自己的剧本——指了下伊万正捧着的这份剧本,绕像是别有意味的问他道:“你为什么要拿我的剧本?”

评论 ( 2 )
热度 ( 61 )

© 霜霜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