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速度极快/冷坑专业户/道系产粮/目前死者情绪稳定
已跨墙头:
黑塔利亚:露中(产)
摩尔庄园:菩库/双乐(产)
白夜追凶:双关
小绿与小蓝:绿蓝/永灰(产)
京剧猫:我都喜欢!
神偷奶爸:双鲁/斯嘉丽我也喜欢!
乐高幻影忍者:我永远永远永远喜欢加满都/劳埃德(产)

学业繁忙,产粮随机。
※究极过激,极端洁癖。

“人生底事,往来如梭,今生将会是怎样的满庭芳华?”

“浩渺宇宙,为何我们在此相遇?”

“玉楼金阙慵归去 且插梅花醉洛阳”

《招安》

露中甜饼系列【十四】

伊万当了海盗这么些年就没遇上这样的事。

要不是亲眼所见,他还以为手下的小弟皮痒了编故事哄他玩儿呢——哪有被绑架过来的人质嚣张如此,大手一挥就占了他这个老大的位置呼风唤雨,还给这群海盗开了一堂《论如何高效讨要赎金与关于充分利用人质的理论指导》的课程?

简直没有半点身为人质的自觉 !

然而两节课时听下来,伊万一拍大腿站起身,对着他的这位人质毕恭毕敬行了个礼。“教授,您请。”

而他的这位人质,那也是相当有礼,举手投足儒雅至极皆显贵族气息。

“客气。”

老实说,王耀也没想到自己会遇上这种事。

他的人生愿望本来就是老老实实当个贵族二代,然后啃啃父辈祖上留下的财产挥霍一番,享尽荣华虚度光阴。他也不是没想过驰骋战场建立赫赫战功,可这一身武艺习出,东征西讨有了战功之后朝天阙,这缺心眼的皇帝还怕他功高震主,硬拉着他问些有的没的。大体上就一句:“我看你要造反,你就承认了吧还省的我瞎废功夫。”王耀瞬间看开人生。什么战功什么疆土,都是屁话!有这么一个二五郎当胡思乱想的皇帝我还不如做个颓废无用的皇亲国戚二代贵族。

于是奋斗向上不辞辛劳,只为保家卫国的优秀二代贵族人设成功转变成颓废慵懒终日饮酒作对只理诗词歌赋的老一套封建贵族人设。

这位贵族空有闲下来的想法,没有闲下来的心。在家里闷了两个月又四处周游,走南闯北。没办法呀,在战场日行千里昼夜不歇,这猛然休个长假生物钟还调整不过来。于是王耀因为行为诡异再一次被皇帝请进宫里,摆了酒宴畅聊人生。表面上和和气气,私下里被上奏说自己拉拢人脉结党营私的话听到耳朵起茧,王耀干脆和皇帝明说:“信也好不信也罢,你干脆收了我的兵符撤了我的军衔我还逍遥自在。”

皇帝说:“那哪儿能啊,回头史官要嚷嚷我迫害重臣我可就是昏君了!这人设要不起。”

王耀说:“您还知道呐?”

皇帝转念一想又哈哈笑两声:“你这不是闲不下来吗?巧了,我有办法——北方啊有个罗刹国,那的人个个虎背熊腰身高八尺体型健硕,强盗土匪还多。咱们呢有商队要从那儿过总是凶多吉少,穷山恶水出刁民嘛……王大将军,您瞧?”

“行啊!”王耀当即就答应下这事,又推杯换盏了几回才打道回府。

这不十一月份就跟了商队北上,进了罗刹国境内。可这商队一出发王耀就发现不对劲,哪有十一月份走水路还专门走正是结冰期的水路?再者说,随行人员十个里面有九个面露凶相,就是标准的反派人设。这要是真遇上危险了他们几个不先行动手先造反先怼自己,王耀都要怀疑皇帝到底有没有给这几个群众演员足够的钱财收买他们。

等躲不过的海盗劫商事件过后,王耀才明白过来自己是入了一个头目是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海盗窝,才发现,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才指指点点那一众海盗,趾高气扬的训他们:“怒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被送进屠宰场老板都嫌你们又烂又弱的那种辣鸡!”

嗬,斯文礼貌的贵族二代王耀就这么当众训哭了一个海盗。

眼看这群海盗业绩低下生存难堪,王耀又动了恻隐之心,开了个专门辅导“如果做一个合格海盗”的课程,这不,就出现了开头那一幕。

听完王耀正式的自我介绍,伊万点点头说:“您放着好好的贵族不当,信了皇帝的话来精准扶贫,我们也是很感动。”

王耀一拱手,“你们海盗十一月份还守着这点破冰,兢兢业业准点出勤,佩服。”

所谓英雄相见恨晚,这大概也算一种。

后来王耀才从手下小弟那儿了解到,伊万祖上也是将军,名震一时轰动朝野的那种大将!皇帝赐了玉名称之“冬将军”,许其终生荣华富贵,只是后来功高震主……

王耀闻言点点头,同情的拍拍伊万的肩膀:“你不愿意被招安,也是不想重蹈覆辙吧?”

伊万摇摇头:“我只是单纯的没有收到皇帝的招安,而已。”

“……嘿,你瞧我好歹也是个将军啊,你要不跟我混算了?我招安你啊。”

“算了吧那我还要迁户口去你那儿,太麻烦。”伊万撇过头去,小声又嘀咕道:“回头人家要说我是吃软饭的,还毁了我的名声。”

总而言之,伊万的海盗生活就继续下去。王耀也没有当他的将军,而是就留在了海盗窝里做他们的人生导师。反正皇帝看自己不顺眼,干脆借这个理由躲些时日,王耀这么想着,又继续课程的准备工作。

偏偏伊万占的这地不好,海路遥远还有冰冻期,一年中能劫到两次商船就算谢天谢地!王耀摇摇头,说你们做事不能赶尽杀绝,最好能做到回头客。他指导这群海盗有三大战术,知难而退,穷追不舍,以及人道主义:

碰上转载火药的商船定要敬而远之,免得人家同你鱼死网破。碰上做贼心虚,偷摸着转移财产的贪官污吏就尽管放心去追,丢了那点银两对家中金山银山的老贼算不了什么。碰上真赶着急事,例如运送草药医术茶叶的商船,不仅不劫,还要保驾护航给人家送去安全地带。

伊万刚开始满口答应,可本性难改,见了商船就饿虎扑食一般拼了命的要冲过去。等回了海盗窝,王耀一边给他包扎伤口一边训他是不听话的蠢熊,除了蛮干就不知道动动你可怜的小脑瓜吗?

伊万感到诧异:“咦?我怎么觉得这话好熟悉?你是第一次喊我‘蠢熊’吗?”

王耀一皱眉:“你脑子摔坏了?”

“……”

伊万微抬起头,才发觉眼前这一幕如此熟悉。这个温柔的照顾自己的东方人眉头微锁,担忧之情全然隐在那双琥珀色眸子里面,儒雅斯文,又混着只属于上将的豪迈。白色绷带层层上绕到了肩膀,王耀凑近了些,打了个结。他包扎伤口的手法轻巧熟练,偏又带着些许心惊不安的战栗,大概是真的心疼这家伙的一意孤行吧?

混着未知的零碎记忆与现实画面的交错重叠,伊万竟有些分不清此情此景是梦亦或真实。

王耀没理他异样的眼神,只是自顾自的整合草药,对他说:“下回儿我给你做个示范,你就给我打打下手就行,别逞强,也别再冲过去,我嫌给你包扎麻烦。”

伊万微阖了眼,语气分外温柔:“好好,都听你的,耀。”

王耀动作一顿。

“我怎么也觉得好熟悉……”

由王耀带领海盗进行行业转型就这么开始了,一来二去,还真有效果!

有些朝中老贼还专门送了一船金银财宝给他们,说是家里东西放太多皇帝起疑心,有些商船船长与他们谈笑风生,还帮着治好了这一窝海盗的季节性流行性感冒。王耀总笑呵呵的和他们打招呼,说自己这是二次创业,尝尝鲜。

伊万靠着旗杆,就这么遥看那个力挽狂澜改变了他们这群海盗揭不开锅的悲催局面的王大将军,暗暗想,这样真好。

世事无常,才帮忙了没两月,皇帝派人送书信而来说西北战事吃不消,还得请这个王大将军亲自出马镇压叛军。

王耀看了书信,骂骂咧咧有一个晚上,都是嚷嚷那些个饭桶连个易守难攻的关卡都镇不住!才一个月就让人家打到了河西走廊!废物!简直废物!

伊万安慰他消消气,说这事总有解决办法。

王耀沉默了半天,才幽幽道:“那我现在收拾几件衣服就赶回去。”

“……”

闻言,伊万脸色沉了沉,他走到门口,一甩手将门给锁了个严实。都相处了这么多天,他不用解释,王耀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这与平时小吵小闹的他夫夫二人之间的情趣不同,这次真的是火烧眉毛的急事!

“你单这一道门堵不住我。”王耀冷冰冰的看着他:“我还不想和你翻脸,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

“我也不想让你走,耀。”伊万咬咬牙。

“你可以和我一起走啊!”王耀是真的着急,“我们一起摆平了这事儿再回来,或者……”

“我就不想让你离开这里!……冬将军就是战死沙场,在我眼前!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死的!我,我不想再……对不起,耀,我不想让你再拿起刀枪……”

王耀愣了愣,侧身给了伊万一个安慰性的拥抱。

“放心。我身手多好,不会有事的。”

但是王耀感觉得出伊万的情绪越来越低,从伊万的回抱的力度越发的大就感觉的出。他昂起头,直视着那双阴郁的紫罗兰眸子。

伊万的目光反而闪躲起来,“如果……如果你因为过度腰疼回不去的话……”

“嚯……”

……

翌日正午王大将军就赶赴至战场前线。二话没说先斩了敌方一个主帅,不过两个回合。我方士气大涨,当即收复了十来个的城池。这一仗打的漂亮也打的迅速,不辱大将军的名号。夜晚华灯初上,帅营内满是欢庆。

王耀喝酒正高兴,只听见下座有人神色紧张。

“王大将军,我听闻敌军新派了一个将军……”

有人呛他:“那有什么,来一个斩一个!”

“不不不,听说是冬将军的后人……”

这下是王耀喝水差点呛到。

等伊万骑着马凑到他眼前,王耀才算彻底接受现实。

伊万冲他招招手,“耀,还好吗?”

“呵,招降了?”

“……耀,我想,别人对你或许是绝不留情,赶尽杀绝。我自己来的话还能——”

王耀连连摆手,否认道:“不不不,我看昨天那个主帅对我就挺照顾的。”

“什么!?”伊万一愣:“是谁!我回去砍了他!”

“……你这家伙,”王耀按下他蠢蠢欲动的长刀,解释道:“我说照顾我是因为那家伙送了我个人头,所以挺照顾我的。你要是愿意砍他……我也不记得我昨天把他扔哪儿了,你最好派人先找找。”

“这样……”伊万点点头:“嘿,我这不是担心你嘛。”

两人又唠了些有的没的,直至晌午才算想起正事。王耀一摆剑,正要公事公办,只听见伊万回过身子冲他的将士吩咐说:“我和这位将军要商议片刻,你们先回。”

士卒们说你们都商议了一个上午还没商议完,这是有多少悄悄话一定要在战场上说个明白啊?然后敢怒不敢言,一个个都灰溜溜的回了营地。

见此,王耀也只能令身后士卒先打道回府,一切有他处理。

“说吧,你想商议什么?”王耀从马上跳下来,径直走到伊万面前:“如果是劝降,那我劝你死了这条心。”

伊万摇摇头。

“耀,我们就此立两座城池,从此相互守着,行吗?”

“你想的美啊!”王耀训他:“这儿,这儿,还有那儿,原先就是我的地盘,我凭什么要和你分?我很好欺负吗!?要打就打,尽想些歪门邪道!”

就凭皇帝圣旨,你得分。

王耀接到圣旨差点没气到背过去,还好伊万在他后面帮忙扶了一把。

皇上说:“眼下节节胜利,城池收复的差不多了这战也就到此为止吧!再打下去后面军饷要跟不上其它大臣又要说我是个暴君,就按他的意思,停战。”

王耀嘴角直抽搐,呵呵冷笑道:“牛x。”

“诶这个是脏话小孩子不可以讲喔。”

……

十年之后,伊万被请去王将军府上做客。

其实不用刻意邀请。伊万隔三差五就往将军府里跑,不认识的人差点脱口而出一句:“哟,这位便是将军夫人……这将军夫人怎么是个男的!?”

“莫开玩笑,这位可不是我夫人。”王耀摇摇头,还没来得及做近一步解释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就率先被伊万抢了话——“不过,耀是我的夫人,我也是将军呀。”

来往宾客无不喧哗,见王耀那样还没动手怼这个异族人便是八九不离十。纷纷婉言了辞令道喜称颂,还说来的不巧没送彩礼真是没礼貌下回儿一定补上。

伊万清楚,如果不是自家爱人现如今腰痛到不行定是要冲过来揍熊的。

……

“说起来,那天你明明也是腰疼的不行,怎么还能赶过去呢?”

“……那是十多年前啊,伊万,我再好的腰也禁不住你这么……这么,是吧?”

“是是……嗬,当初明明信誓旦旦说不会被招安,结果还是被王大将军招安啦。”

“……蠢熊。”

评论(5)
热度(74)

© 霜霜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