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速度极快/卖安利卖不出去的冷坑专业户/圈里一点点负面争吵风吹草动就容易躲起来的胆小生物
目前已跨墙头:
黑塔利亚:露中
摩尔庄园:菩库/双乐
白夜追凶:双关
大理寺日志:饼拾
小绿与小蓝:绿蓝/永灰
京剧猫:我都喜欢!
小马宝莉:序蝶
神偷奶爸:双鲁/斯嘉丽我也喜欢!

学业繁忙,产粮随机,梦想白嫖,期待投喂。
※究极过激,极端洁癖。


玉楼金阙慵归去 且插梅花醉洛阳

《绣“囍”的红披风》

庄园记事甜饼系列【一】

cp:菩库/双乐/瑞R

现在是游戏时间!

今天的乐乐侠和摩乐乐要玩的是“超人大战恶法师“,老规矩,谁先抢到菩提的骑士披风谁就演超人。若是菩提在家,定会让这两个小家伙尊重法师,不要胡闹。不过今天秉查绳墨的菩提不在,他要留在骑士营进行额外的体能训练。这不,敬职敬业的骑士团长菩提一得到消息就匆匆忙忙走了,连晚饭都没吃。

自然,这家里就是乐乐侠和摩乐乐的天下!

摩乐乐向来不在这类游戏上占优势。哪怕是偶尔的小聪明,像是提前知道菩提的披风在哪儿,也收效甚微。乐乐侠的金色光束闪亮灼眼,不过眨眼的功夫,红色披风就稳稳落在了他的手中——这场热身赛的结果毫无悬念,甚至是正式游戏的结果也可以预知。

连续一周演恶法师的摩乐乐正想闹脾气,只见乐乐侠扬起嘴角,单手将披风披在了他身上。

“诶!?”面对咫尺之距的偶像,摩乐乐瞬间绯红了脸。“你,你为什么要把披风给我?”

“只是暂时借给你。”乐乐侠冲摩乐乐眨了一下眼睛,然后扬起灿烂的笑容,高举手臂爪趾分开。“看我的魔法闪电球!biu!biu!biubiu!”

摩乐乐一个翻身利索的滚到了桌下,仿佛乐乐侠真的扔出闪电球那样的躲着攻击。趁着“法术冷却”的时间间隙,他又从桌子的另一边爬了出来,并握紧拉仔变成的红色大锤冲了过去,果真像个英勇无畏的超人。

“别得意!”摩乐乐一跃而起,挥下锤子并高喊:“看我的——乐乐大锤!”

乐乐侠轻松侧闪就躲了过去。

反到是气势昂扬的摩乐乐,因为扑了个空险些摔倒——还是乐乐侠及时扶住他才避免了摩乐乐即将脸着地的意外。

“没事吧,乐乐?”

“bibobibo?”

“嘿嘿,没事。”摩乐乐刚刚站稳,嬉笑两声,就迫不及待要继续游戏。“嚯!”他再次纵身一跃,扑了过去——好在这次是精确打击,乐乐侠瞬间就被推倒在地。不过摩乐乐也推的很轻就是了。乐乐侠只是象征的摔倒,他还稳稳的接住了扑过来的摩乐乐。

“恶法师被打败啦!耶嘿!”

获得胜利的摩乐乐振臂高呼,朗声欢笑。专属鼹鼠的大门牙更衬的这个笑容真心实意,添了几分率性可爱。

乐乐侠与他一同大笑,还不忘夸他两句:“真是厉害的超人!”

屋子里满是欢快俊朗的笑声,是专属孩子们的笑声,震天撼地,染的每一寸空气都充满了年轻的活力。就连窗外渐渐落下去的太阳,也似乎暂时摆脱了消沉的代言身份。这就是虽然简单但精彩的游戏里所爆发出的色彩,但每一个动作一句对话都化会成五颜六色的积木,日积月累,铺成他们最为缤纷的童年。

可这两个小家伙谁都没有注意到他们正靠着的木柜上,一瓶盛满药水的紫色药瓶正晃晃荡荡直转悠。从靠墙一直转到木架边缘,然后——

“乐乐小心!”

“bibo!”

“诶哟!”

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背后的灼烧感也不过是瞬间的事。摩乐乐连声叫痛的四处逃窜,一不留神踩到了那个紫色瓶子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眼泪倾眶而出。下一秒,乐乐侠扯下了正在燃烧的披风,并迅速用超仔牌灭火器扑灭了火焰。

“乐乐,你怎么样?烧到哪里了?后背疼不疼?”乐乐侠蹲在摩乐乐身旁,手足无措,他生怕自己搀扶他的动作让摩乐乐伤的更重,便只能小心翼翼的询问。

明明自己就在他身边,却还是……这种焦灼,却无力相助的……太糟糕了!有那么一瞬间,乐乐侠微不可见的沉了脸。

“我,我……”摩乐乐的声音染了点哭腔,支吾了两声却突然扭头回看自己的后背。“……我好像没事?”

“没事!?”乐乐侠感到不可思议:“后背不疼吗?”

“刚才是有一种烧起来的感觉,渐渐就没有了……”摩乐乐伸手碰了碰自己的后背,刚开始还有所顾忌,后来就直接揉捏,其下手力度之大,看的乐乐侠是眉头直皱。“真的好了!哇真的!谢谢你,乐乐侠!”

摩乐乐瞬间又充满了活力,蹦到了乐乐侠怀里高声喊着感谢。闻言,乐乐侠也宽心许多,安抚他没事就好。

没事?谁说没事?

现在游戏时间结束,要重建灾后现场了。

乐乐侠和摩乐乐看着满屋子的灭火器粉尘和菩提褶皱不堪的红色披风,忍不住的连声叹气。谁能想到这些事呢?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简单的游戏呀。无心所为归无心所为,打扫还是要老老实实的来。乐乐侠一变身,一盏茶的功夫将屋子收拾的一尘不染,就连菩提的披风也在强力洗衣机里清洗完毕。

是的,灾后重建工作几乎完美!如果撇去这一件——

摩乐乐呼吸一滞,几乎要当初昏迷。

他正预备将披风放回原位,就发现了无可挽救的悲剧核心所在:一个相当显眼的窟窿,还是个漂亮的圆形。四周烧焦的细线零散蹦着几根,长短不一,卷曲交缠,绕像是蜿蜒而出的破木嫩枝。不用多想,这一定是他们刚刚嬉闹留下的记忆见证。

如果撇去这是菩提的披风,或许这还能指点一番这灼烧成圆的艺术之美。

但这是菩提很重要的骑士披风。

“完了完了完了!这可是菩提大伯的骑士披风!”摩乐乐盯着那个圆洞,犹如盯着可吞噬光与一切希望的黑洞。

乐乐侠盯着披风,也感到不好办,不过相较于摩乐乐嚎啕大哭的率性,他倒是冷静许多。 “我们先想办法把洞补上吧——菩提大伯明天没有训练,不需要这个披风。我们可以明早去找斯尔特姐姐,看看能不能补好它,在菩提大伯发现之前把它放好。”

“好办法!……但是用什么补上去呢?红色的披风,红色的……”

“就用我的披风吧!都是一个颜色的红,看不出来。”

“那怎么行!那是你的披风啊!”摩乐乐沉思了一会儿。“对了!我昨天才在柜子里看见一块红色的布!我去找找!”

这大概就是不幸中的万幸。用来替补的红色布料材质与这个披风如出一辙,颜色更是一样,这缝补过后几乎与原先的披风看不出任何诧异——如果撇去这两个小家伙略微糟糕的针线功夫的话。总而言之,这场闹剧到这里就算是完美解决了!

才怪!

等绣补完成,摩乐乐才注意到这用来修补披风的红布上原来就绣着一个字,一个规规矩矩,漂亮端正,金黄楷书的“囍”。占的面积挺大,就是放在披风这个更大的整体中微微显了点型号小。

待到两人都注意到这个事实,空气安静了有那么一两秒。

乐乐侠凑近看了一会儿,不解的皱起眉。

“是,是字吗?”

与摩乐乐相同知识水平的乐乐侠摇摇头,也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判定。

正当这两个小家伙商议着该是用省事的方法,直接藏起这块披风,还是立刻拆了红布,将带着画,也就是带着字的那一面重新缝一遍,缝到看不出来的内侧时——菩提推门而进,并十分着急的模样。

门口的风铃因为菩提的推门而发出“叮叮铃铃”的响声,惊的摩乐乐回头看了一眼。

“菩提大伯!?”

你怎么回来了!?

摩乐乐险些没控制住自己说出第二句——好在乐乐侠见他咬字不对赶忙抢过话并接了一个相当正常的问句:“菩提大伯,训练结束了吗?”

红色的披风暗地里被塞到了摩乐乐身后。

“嗬,并不是,”菩提揉揉乐乐侠的蓝色头发,严肃的语气中不乏温柔:“我有东西忘了带,回来拿一下马上就走。”简短的解释完,菩提转身去了他的房间:“等训练结束我和库拉马上回来,你们俩个捣蛋鬼,可要好好照顾自己。”

“好的,菩提大伯!”

乐乐侠答应的爽快,就像一切糟糕的事情从未发生一样。摩乐乐也反应迅速,连声答应笑容灿烂——心里反复祈祷菩提这次回来要带走的东西不是骑士披风,千万不要是!祷告才念了两遍,菩提的声音就从房间里传来,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砸在他们俩的耳膜上,震耳欲聋的那种惊天巨响——“乐乐,你们看见我的骑士披风了吗?”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两个乐乐面面相觑,都不敢直接回他披风的下落。

乐乐侠主降,他觉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或许是个不错的出路,也许菩提大伯知道前因后果之后会了解这不过是一场小小的失误,不会训斥他们。摩乐乐主战,他可不想写漫长的检讨书,他提议应当藏起披风,避免任何不确定的因素。两位心有灵犀的小摩尔眼神交流了片刻,瞬间就有了称心如意的讨论结果。

“……咦?库拉的药瓶怎么在地上?他也太粗心了吧。”说着,菩提微微弯腰捡起药瓶,再将木塞瓶口按紧了些才物归原位——再次抬起头的瞬间,菩提看见摩乐乐正对他嬉笑。

“大伯,您的披风。”摩乐乐讪讪的笑了笑,递过披风的同时小心翼翼的确认那绣字的一面不会被直接发现。

“原来在你们这里啊!”菩提稳稳的接过披风,丝毫未察觉异样。在他眼里,目前的情况只是这两个小家伙以惊喜送礼物的方式将披风还给他,一切如常。

“大伯大伯!”但乐乐侠仍觉得不妥,干脆喊了停:“嘿嘿,菩提大伯,我们帮您把披风穿好吧!”

如果把绣字的那一面作为披风的反面,洞就不明显,字也看不见了!乐乐侠想。

“不用了,回营再穿。”

菩提抱起披风就走,推门而出,除了不厌其烦的叮嘱其余一句话都没说——他是真的赶时间,有骑士和他说上一任的团长要来观摩,他才匆匆忙忙赶回来取的骑士披风,否则这种加训里就这么正式着装,实无必要。

乐乐侠和摩乐乐看着菩提远去的身影,仍是面面相觑。

“你慢了,菩提。”库拉淡漠的看着大喘气的菩提,指了指某个方向:“那边的训练开始了。”

“诶,找它耽误了下。”菩提说着举了下披风,随即调整呼吸,吐气随即均匀许多。“我们快走吧!”

库拉连应答一声也没有,就迈步走开。

菩提摸不准自己这个挚友的喜好。可能是刚刚等自己着急了吧,但也可能本来就是这样?他猜不准,虽说偶尔可以推断出库拉的隐藏暗示,但大多数他无从得知对方的真正情绪。也正是因为这位阴郁深沉的魔法师的阴晴不定,才让他迟迟没有表露心迹的勇气。

果敢勇猛,刚毅果决的骑士团长红发菩提居然在情感上磨磨蹭蹭,说出去不知会惹的多少人欢笑。菩提苦叹一声摇摇头,大步跟上了库拉。

菩提刚想找个话题,聊些家长里短试试能不能扯到情感的真诚表露上,就听见库拉的声音——“罗伯特家的小鬼。”

库拉眯起眼睛,正上下打量着一位肤色粉红,黑微深蓝发色,着装整齐,彬彬有礼的小摩尔。那位小摩尔也该是看到了他们,收起了正在玩弄的鸟翼形状的黑框眼睛,并向他们两个恭恭敬敬的行了个标准的见面礼。

小摩尔的旁边,正在训练的瑞琪也暂停下了动作,做了简单的行礼。

“嗯,罗伯特.凯恩,是很有礼貌的孩子。”菩提点点头又挥了挥手,算作对他们的回应:“他和瑞琪是朋友,经常会等瑞琪训练结束,平时他们也会一起玩。我曾经问过他要不要加入骑士营也成为一名骑士,你猜他是怎么说的?”

“……”库拉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要猜的意思。

“好好,我说,”菩提讪讪的笑起来:“他说,有瑞琪做骑士就够了,瑞琪能保护他。而他的父亲更希望他成为一名科学家——你知道的,他的首席研究员父亲。嚯!真厉害啊!创造了那么多辉煌的科技!库拉也很厉害啊,会很厉害的魔法!嘿嘿,我还得继续努力才行,说好了要一起变强,我可不会拖后腿!”

“……菩提,”一直沉默的库拉突然回过头来看向他,欲言又止。菩提以为这只紫色的可爱蘑菇终于深受感动活跃了些,没想到却突然得到这么一句像是嘲讽的问话——“菩提,你没吃饭,是吗?”

“什么?”菩提一愣,安静了下来。

也因此,他这才听见自己“咕噜咕噜”抱怨的肚子。

“……是,是啊,”菩提尴尬的抬起手,掩了掩肚子:“收到消息就赶了过来,没来得及吃晚饭——不过你放心,咱们家里的乐乐侠和摩乐乐我可是看着他们俩好好吃完饭再过来的。”

“……蠢菩提。”库拉看了这个傻乎乎的骑士团长一会儿,侧身向训练场地的另一边走去。“跟上,我先带去你饭堂吃些晚饭,饿着肚子可不能进行训练。”

“诶!”菩提兴冲冲的跟了上去,正庆幸库拉刚刚对他的关心,转念一想,又缓了些脚步:“这个时候饭堂连馒头都没有了!库拉,我们还是回去训练吧。”

“……”

闻言,库拉从袖子里像变魔法一样的变出了七个大馒头还有一只尚有余热的烧鸡!“拿着。”他将东西都塞给了菩提。“给你留的小灶,再不快点,饭堂彻底关门了,你就啃凉的吧。”

“哇!!!”

看着菩提欢呼雀跃,库拉总算是露出了笑容。

如果不是一两个不解风情恰巧路过的其它骑士,这份笑容菩提或许能再欣赏的久一些。他才欢呼没一两声,就有骑士过来向他问好,并提醒他——“团长,训练开始了!”

老实说,库拉那一刻有想扔闪电球的冲动。

好在这个骑士只是催他训练,并没有注意到骑士团长怀里的“法师特备爱心加餐”和脸色相当难看或者说平时本来就不好看的法师阁下。也正因为这一句提醒,菩提如梦方醒。“库拉,我想起来训练期间饭堂这边不允许法师进入。”他背诵着训练营注意事项上的一条,语气僵硬机械,叫人陌生。

什么不许法师进入?不就是不许我进入。不过是怕法师投毒报复吧!呵,说什么平等,这个庄园对魔法一族的打压仍隐藏在各种各样零碎的规矩中,可笑!

库拉嘴上倒没说什么,心里已经骂骂咧咧有两三分钟——直到菩提再次开口。

“饭堂现在又没人……只要没人看见你来这边就不算违反纪律!”菩提豁然开朗,将手上的食物暂时放了地上,随即披起自己的骑士披风。“如果有人靠近,我就用披风盖着你,你躲一下,等吃完了我们再回去,不会耽误太久的!”

库拉看着披风上有什么黄色的东西一闪而过,愣了一下,刚想让菩提注意一下披风有点不对劲——巧不巧,又来了位骑士。

一个个不训练在这里乱晃什么!?库拉几乎要骂出来。

菩提右手一扬,库拉便被他的骑士披风严严实实的盖了个彻底。因为两人体型本来就相差甚大,更不必说这时菩提身着更显强壮的盔甲,库拉仍是那件紫色蘑菇的装扮。要说这一眼看上去发觉不出菩提背后的库拉,也算是情有可原。

这边的菩提简单敷衍了事,匆忙打发了这位骑士训练去。可他不放心,看了下刚刚这位骑士递过的报告表,确认一时半会不会再有人来打扰才算真真正正的松了一口气。

菩提一侧身,猛然注意到盖住库拉的这个红色披风上绣着一个金色的“囍”字。他愣了一下,瞬间认出这个看似是披风其实是个补在披风上的红盖头——还是好几年前他亲手绣的,就是为了等有一天娶库拉过门的时候能够亲手给他盖上,再掀开。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红盖头?……啊!难怪摩乐乐和乐乐侠今天有点不对劲,一定是这两个小家伙!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育他们两个,居然乱缝东西!

所以,现在……

天赐良机!

菩提几乎是想都没想,利索的将自己的披风解了下来,然后像盖新娘的红盖头那样讲究的盖在了库拉的头上,还四下扯了几次以便最终的模样确实像个红盖头。他梦想此情此景不止一日,而今终于得偿所愿!

也真亏是那两个小家伙。

就当是第一次排练吧!菩提试图说服自己。虽然以后还会再掀一次……啊啊如果库拉更喜欢白色的头纱怎么办?这,银白色的头发配白色的头纱也很好看……啊我都在想些什么!?当务之急难道不是先和库拉去饭堂……等等,还,还是先把盖头掀了吧?

他的心打起鼓来,连着手指微颤。

被突然盖个严实的库拉不明所以,转念一想可能是又有骑士路过,便没多问——但是这盖的也太奇怪了吧?还拽了几下……他侧起耳朵,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然后他听见了——

“我听见了拔剑的声音!”库拉开始有些恼怒:“菩提,你想干什么!”库拉一皱眉,动手就要掀开遮住自己视线的红色披风——却被菩提拦了下来。

“别急,这事应该我来。”菩提让他宽心,指引着库拉将双手安放在胸口正中,以便我们的法师阁下是看起来规规矩矩的模样。“虽然没有秤杆,但是,用骑士剑也能表明‘称心如意’吧!嘿嘿,我可是很守规矩的!”

这家伙该不是饿昏了头!

双手都被制住的库拉皱起眉头,困惑又恼怒。

太阳已经落的差不多,金黄色的光芒尽数散落在这大红色的新娘盖头上,照耀着金色的“囍”越发的闪亮,尤像是稀稀落落撒了一层金粉。红盖头四边还有细小的金色穗子,质感顺滑,更是衬的它美感典雅,所有的这一切也表明了他的心意。

终于……!

菩提以他的骑士剑挑开盖头,动作极尽温柔,也刻意拖长了尾音。

“掀盖头咯——”

“你在说什么蠢话!?”

库拉瞪着一寸寸进入自己视线的乐呵呵的菩提,右手代表愤怒的魔法闪电球若隐若现,他向来不是个好脾气的摩尔,能忍到现在不动手纯粹是看在往日交情的份上。如果菩提不能给他一个安心落意的解释,怕是法师大战骑士的戏剧即刻便会上演。

不过菩提不用解释,库拉微抬了下眼,就看到了这红披风,或者说是红盖头正中间的字——“囍”。

评论 ( 7 )
热度 ( 44 )

© 霜霜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