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速度极快/卖安利卖不出去的冷坑专业户/圈里一点点负面争吵风吹草动就容易躲起来的胆小生物/因为菩库断粮经常挨饿(流泪)
目前已跨墙头:
黑塔利亚:露中
摩尔庄园:菩库/双乐
白夜追凶:双关
大理寺日志:饼拾
小绿与小蓝:绿蓝/永灰
京剧猫:我都喜欢!
小马宝莉:序蝶
神偷奶爸:双鲁/斯嘉丽我也喜欢!

学业繁忙,产粮随机,梦想白嫖,期待投喂。
※究极过激,极端洁癖。


玉楼金阙慵归去 且插梅花醉洛阳

《十六度夏》

露中甜饼系列【八】

王耀举起阅读一半的红色组同人本,长呼一声后,由着倦意推着自己向柔柔软软的抱枕堆仰去。“瞧,在这个文里你也是自带寒气。”

“也是自动制冷空调的设定?”伊万连眼皮都没抬,沉沉的嗓音更显慵懒。他托着脑袋,斜身歪坐在沙发另一端,暗暗记数这是已知第十篇——第十篇自己一出场就“周围气温骤降,宛如凛冬寒风突袭肆虐人间”的设定。

“算是。”王耀回他,顺便做了解释:“好在设定是风雪之神,还算合理。”

伊万轻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呢喃轻叹的尾音很快就被接连不断的唰唰翻页声掩去,只剩耳边还附着些许尚未消散的微薄暖意。他本还想说些什么,但微微侧身,看见王耀乐乐陶陶兴致勃勃,耳不旁听神情专注,该是正看到兴头上,便又侧回身子未扰他。

这是难得的午休时间。

其实午休常有,难得的是他二人独处的午休。一直以来,因为工作性质相同,他们俩常常是东奔西波忙碌不停,无暇顾及私人感情。偶有一两次不得不亲自出场的会面,也只能是争分夺秒,严肃认真的公事公办。好在这回儿的相处时间长。上午的友谊勋章授奖仪式如预先通告那样,八音迭奏,盛大隆重。那枚金蓝相衬的友谊勋章穷工极态,蹙丝镶嵌,章链芷兰,捧在手里沉甸甸的,戴上却轻盈些许。典礼相当完美。上司高兴,周围人手也够,便准许了他二人额外的午休时间。

这可是独一份。伊万闭上眼,回想着接连不断的闪光灯前,他与王耀宛如结婚合照一样的站姿神态,忍不住嘴角上扬。

独一份的友谊。

王耀大概是太久没有享受过午休时间。虽说在听到上司准许他休息的时候微感诧异,但脸上仍是与以往无异的礼貌笑容。直到返回了私人休息室的那刻,他一直绷着的标准笑容瞬间消失。“我认为我应该找两份文件来看,”王耀拱手而坐,怫然不悦:“这样的典礼还是要在时时监督下才好。”

“放心,耀。这次负责的同事都是身经百战,不会出岔子的。”伊万了解爱人一丝不苟的严谨态度。他表示安抚的点点头后,将一本封面精美的书递了过去:“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不愿意闭目养神那就按你说的,看会儿文件吧。”

于是王耀接过了那份文件——那份其实是红色组同人本的所谓文件。

……

“不出所料,”王耀将书本“啪”一声合上,向后仰去:“下一个故事你也有这样的出场描述,空调专业户。”

伊万耸耸肩,神情是司空见惯之后的淡然。

“但是但是,”王耀突然坐起身子,愤愤地嚷了起来:“这些人的目光还是太短浅——你想,自动制冷空调这设定多神奇!既然你有这样的能力,为什么不能积极投身于国家建设?奉献自我,继而为全人类造福,促进全球科学技术发展,促进有关科研的更新换代,推动历史发展,为……”

“停一停,”伊万比了个手势:“耀,说人话。”

“简单来说,”王耀扬起笑容,打了个响指:“我认为你可以在夏天扩展一下卖冰淇淋的业务,或者提供一个哪里需要制冷,就去哪里呆一会‘人工制冷’,这种高级服务。”

这活跃的商业思维啊,还真是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伊万凑了过去。“拍拍你的脑子,给我清醒一下。”

“诶。”

被伊万像揉一样的“拍”了两下脑袋后,王耀伸手理了理翘起的碎发。“对了,同人文里说你这种低温是因为西伯利亚高压的缘故,也就是生存环境影响,”他顿了顿,像探讨严肃的学术问题那样认真。“你认为呢?”

伊万指了指一个正亮着的黄色数字:“是空调温度低。”

“但也有因为你和白熊在一定程度上的相似性,熊是毛茸茸的很暖和——所以认为你比常人更温暖的这种看法。”

“……”

伊万心里暗想:虽然我写过两篇同人文但这种设定我又没写过我怎么解释?我现在要怎么胡扯才能比较合理得堵住他喋喋不休的三千追问?思索了一会人,伊万想起那句话——行动出真知。“好吧,”他撇了撇嘴角,微微前倾拥住了爱人。“现在,耀觉得我是‘制冷’,还是更‘温暖’?”

“!”

实际上,被拥在怀里的王耀并未感觉明显的温度变化。由于二人体型悬殊,被伊万整个拥抱的王耀往往整个人都被揽在他怀里,就像被一只大熊玩具抱着或是被白色绒毛毯子紧紧裹着。这样亲昵的距离,近若可闻彼此节律平稳的“咚咚”心跳,甚至可以自作多情的脑补出对方身上淡到可忽略不计的雪松气息。温度,或许是暖,因为拥抱而产生的心理作用。或者也会是冷,因为伊万自身难以忽视的不近人情的森森寒意。

“可能,是刚刚合适的温度。”王耀阖上眼,靠在伊万肩处小声嘟囔了一句。

就像这十六度的夏天,刚刚好。

评论(11)
热度(86)

© 霜霜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