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速度极快/冷坑专业户/道系产粮/目前死者情绪稳定
已跨墙头:
黑塔利亚:露中(产)
摩尔庄园:菩库/双乐(产)
白夜追凶:双关
小绿与小蓝:绿蓝/永灰(产)
京剧猫:我都喜欢!
神偷奶爸:双鲁/斯嘉丽我也喜欢!
乐高幻影忍者:我永远永远永远喜欢加满都/劳埃德(产)

学业繁忙,产粮随机。
※究极过激,极端洁癖。

“人生底事,往来如梭,今生将会是怎样的满庭芳华?”

“浩渺宇宙,为何我们在此相遇?”

“玉楼金阙慵归去 且插梅花醉洛阳”

《薄雾之中的含苞秋菊》

露中甜饼系列【七】


虽然这不是第一回儿给王耀做餐点,但他仍手忙脚乱。

面粉,酵母,泡打粉,白糖,水,各色香料,各种调味料,以及刀,筷子,搅蛋器,擀面杖,蒸笼,灶台……伊万一一打量过去,一一点数细算。他神情严肃,道貌俨然,颇像一位老成持重的将军,正于军营帐外悠悠踱步,严苛审视他麾下严阵以待凛不可犯的将士。这将令,便是不容半点差池,也不许一件意外。

万事巨细,不厌其烦。

“没必要这样。”王耀摆了摆手,显然他觉得伊万这时心血来潮的认真属于多此一举。“我已经让王津把面都给你揉好了,你就老老实实塞馅进去,这就行了,别瞎折腾。回头儿报道出来你满手白粉,落了个形象不佳的标签,他人指责我待遇不周,我还不好处理。”

伊万不为所动,仿佛没听见他的话。直到他自顾自的确认完一切准备无误后,才缓缓抬起头,开口说话。不过却不是为了答复王耀的劝词——伊万伸手去拿碗,询问道:“先做包子皮,对吧?”

这头熊一意孤行的倔强有时让人头痛。王耀撇撇嘴角,无可奈何。

“对,要帮忙吗?”

“不不,我自己来。”伊万说着,将所有面粉一股脑倒进了大碗里,动作利索,又粗中有细,一星半点儿的粉都没跑到碗外——也没有把面粉抹到王耀脸上的顽皮举止——紧接着他端起盐罐,又突然停了下来。伊万捏着勺子在罐子里戳了两次,又都被放下。

“……”王耀伸手,豪爽利落的挖了一勺盐,然后将这些细碎的小颗粒悉数抖进碗里。“你看心情放配料吧,有我指导总不会做的太差。”

“好,好。”伊万放下盐罐,歪着脑袋冲王耀那边斜了过去,笑嘻嘻的。“那,耀就做我的参谋吧,偶尔指点一两次就可以啦。”

王耀扬起嘴角,看起来很欣赏伊万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妥协速度。“温开水化开。”他提醒道,用手指在空中不轻不重的戳了一下,便终止了冷水与酵母相遇的场面。

伊万连声应着,放下冷水。他将温水倒进盛着酵母的碗,待其完全化开,才将酵母水缓缓倒进放有面粉的碗里。混合面粉与酵母水,将它搅拌成絮状的工作枯燥而乏味。但伊万乐在其中,甚至突然冒出与王耀一比厨艺高低的自信。

“耀,你说我现在可不可以取代你,成为主厨去准备今天的晚宴?”

“你?”王耀不假思索的回答相当实在,并兼委婉与直接一体:“十有八九会被当成捣乱的抬出去。”

“十有八九……”伊万将揉成光滑的面团放置一旁:“那我还是有十之一二的希望咯?”

王耀轻哼了一声,神情舒悦。

伊万很快就将五花肉切成末状。撒上姜末,料酒,精盐的动作一气呵成。手法娴熟到王耀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在家里偷偷练过。接下来是将切成末的大葱放入香油搅拌,再将大葱末与五花肉末混合,再倒入肉骨头汤继续搅拌,直到它成为极具黏性的肉馅。

伊万哼着轻快的曲调,炫耀式的将碗往王耀面前推了推:“参谋长,你看。”

王耀看着碗里的粉白相衬色泽明快的肉馅,点点头,毫不吝啬自己的赞扬:“行啊小伙子,你是个当厨师的好苗子!”他故意深沉了语调,好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个饱经风霜的老者。“晚宴就交给你了!”王耀拍拍他的肩,倒真像那么回事的嘱托他道:“好好表现!”

伊万弯起好看的紫罗兰色眸子,怡然自乐。

“我可会当真的。”

“那你还是给我打下手吧。”

弄完馅料,伊万回手处理起包子皮。

面团半发酵的状态时可以加入食碱,揉匀揉透。伊万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这点,当然,他也可能都没注意到王耀已经帮他完成了这项步骤。

伊万将面团放到桌上,有些犯难。

大小均匀的面剂子可不好分。很明显,他无法像王耀一样熟能生巧,一手一个外貌重量相等的面剂子。他只能凭感觉切个大概,常常为了最终的相似,切完后这扯一点那补一份,就像小孩子随心所欲的捏粘手的橡皮泥一样。这些被弄完的放置一旁的面剂子,也大多数有着难看的小疙瘩或者是额外的几点凸起。

作为专业厨师,王耀可受不了这样的残次破损的面剂子。但好在不影响接下来的制作,严苛的形状指导也就变得无关紧要。

揉圆,按扁,擀成圆皮,制作包子的过程一路通畅,直到将肉馅放进面皮后,要捏出好看的十八个褶。

伊万捧着差一步就完成的包子,茫然无措。他试图捏起这一边的皮,又怕肉馅从另一边滑下去。如果肉馅没问题,又会担心那边的皮因为捏的用力而坏掉。可归根结底,最大的问题是他根本不会捏包子褶。

“我决定不做狗不理包子,”伊万赌气一样:“做包子与混沌的混合体好了。”他说着,将面皮毫无章法的合上——的确,是包混沌的包法。

“来来来看我,”王耀挥挥手,制止了他试图放弃的想法:“捏着随便一端,像这样。”

像这样,伊万仍然觉得难办。像看他变法术一样瞬间变出一个拥有十八个包子褶的完美狗不理包子,而自己仍然是寸步难行。也难怪,若是这么轻易就可以捏出十八个包子褶,那岂不是人人都是大师了?

“再来一遍吧,慢一点。”伊万盯着王耀灵巧的双手,凝神屏息。

……

天津狗不理包子历史悠久,被誉为“天津三绝”之一。虽说这名称滑稽诙谐,但着实朗朗上口。每个狗不理包子都有固定的十八个包子褶,就像含苞待放的拥着十八瓣花瓣的白菊花。包子蒸好时,它透着浓浓白雾散出诱人香气,沁人心脾。大小整齐,色白面柔,宛如“薄雾之中的含苞秋菊”。

……

“耀。”伊万弯下身子,将刚蒸好的包子递上爱人眼前,笑嘻嘻的。“您得记住,这是我做的。”

评论(5)
热度(85)

© 霜霜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