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速度极快/卖安利卖不出去的冷坑专业户/圈里一点点负面争吵风吹草动就容易躲起来的胆小生物/因为菩库断粮经常挨饿(流泪)
目前已跨墙头:
黑塔利亚:露中
摩尔庄园:菩库/双乐
白夜追凶:双关
大理寺日志:饼拾
小绿与小蓝:绿蓝/永灰
京剧猫:我都喜欢!
小马宝莉:序蝶
神偷奶爸:双鲁/斯嘉丽我也喜欢!

学业繁忙,产粮随机,梦想白嫖,期待投喂。
※究极过激,极端洁癖。


玉楼金阙慵归去 且插梅花醉洛阳

《庄园记事》(161~180)

(1~20) (21~40) (41~60) (61~80) (81~100) (101~120) (121~140)(141~160)

【cp:摩尔庄园的菩库/双乐/瑞R】

(161)组成

菩提是由思念,辉煌,和无法说出口的遗憾组成的。 库拉是由魔法,树叶,和三次离别组成的。

瑞琪是由责任,牺牲自我的利剑,和执念组成的。RK是由黑夜,苦涩的回忆,和一团未解的谜团组成的。

乐乐侠是由阳光,正义,和一个摩乐乐组成的。摩乐乐是由稚气的笑容,牛奶,和深夜写给乐乐侠的书信组成的。

(162).梦中呓语

生病,酒后或是刚醒,思维处在薄弱期自然就不会太有效理智的思考。往往是平时里难以启齿的想法,占了这个时机争先恐后都跑了出来。

“……”菩提看着高烧到胡言乱语却仍尽职尽责来找自己麻烦的反派库拉,几乎是下意识的搂住踉踉跄跄的他。

“库拉……”

“菩提,菩提……”库拉无力而滚烫的气息擦肤而过,化了哽咽的轻叹:“别驱逐我……”

(163).“情有可原”

盛夏烈日,辛苦训练的骑士往往会脱下被汗水浸透的上衣继续训练,虽说袒胸露乳赤身露臂多少有些不够文礼,但既然是武将本就情有可原,时日渐久便也习以为常。

唯一的例外是,菩提总规规矩矩的穿着衣衫训练,无论酷暑烈阳衣衫满汗。

你问为什么?

“咳,我认为,”菩提憋着已然羞红的脸,却仍是正经模样盯着库拉道:“我当然可以和他们一样——如果你没有在我背上抓出这么多明显红痕的话。”

(164).“坦然”

瑞琪对于背上明显的爪痕倒是很坦然。

“喔?你说这些?”瑞琪目光凛冽的看着RK。

“明知故问。”

(165).“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重启这个话题。”

乐乐侠讪讪的笑了笑,看向身旁面红耳赤的摩乐乐。

“我……我们还小!”

(166).得得得还是先更新游戏再说吧

淘米粉这种生物真的很单纯,即使官方只是单纯的换了登录界面的封面,他们也会奔相告走大声呼唤认为第四季不日可期。

(167).“那当然!你救了我两次,我们已经是出生入死的朋友了!”

课堂上,教书的老先生捻了捻苍白长须,语态悠悠地糊弄他们这群小孩子道:“若是生死救命之交,其后以身相许,余生以报倒是情理之中。常事,常事也。”

“……”菩提用余光偷偷瞥了一眼旁边若有所思的库拉,心虚的极快转回了视线,又红了脸,浅浅的低下头去。

(168)“先且不论瑞琪与你的救命之恩。”

“……瑞琪,我怎么记得正义之盾那集最后,RK与你也有救命之恩?”

(169).姻缘红线

库拉一边嘲笑菩提的头发,一边从地板上捡起一根细长红发以作实例举证。

“才没有!”菩提气冲冲的拽了那根红发的一半,不认输的嚷道:“这肯定是其它东西!这么长……说不准是什么红线!”

此时,一个面色苍老却笑吟吟,身着红色衣裳的白发摩尔不知从何处突然冒了出来,拱手作揖道:“恭喜言中!这姻缘红线,老夫就送予命中注定的二位了!”

(170).美梦成真抑或一种预言

菩提梦中惊醒,看着身旁库拉仍安安稳稳地睡着,这才松口气。什么姻缘红线,什么月老,真是瞎说……

于是菩提缓了缓,又欲睡下,伸手替库拉掖被角的时候却猛然发现自己手上系了一条红绳,轻轻一扯,发现红绳另一端系在库拉手上。

“!?”

(171).《摩尔庄园时报》

“速报!近来有江湖术士自称月老,私闯民宅,以一根红绳线强买强卖,扰乱秩序!经由菩库夫夫处理现已被扭送监押!”

(172).投诉

自报道完月老的事情后,摩尔庄园时报收到了来自库拉的投诉。

“是库菩!库菩!!!”

(173).多一项罪名不多,少一项不少。

RK预备逃跑,因为手中莫名姻缘红线相互牵制而意外地将瑞琪一并带走上了飞船。

于是多了一项绑架骑士团团长的罪名。

(174).如此,cp粉也妥然放心。

理所当然,因祸得福。瑞琪利用手中红线将RK逮捕归案,自出动抓捕任务以来从未如此顺利——当然,因为红线过短,RK又不得不免除牢狱之灾以免瑞琪与他一起坐牢。

最后商讨的结果是由瑞琪将RK监守在家,如此,众人也妥然放心。

(175).“月老?……是那个卖给我们红线用来玩翻绳的老爷爷吗?”

“乐乐,今天的跳绳怎么这么奇怪啊?”

“有吗?”摩乐乐看着手腕上的红线直直牵在乐乐侠那边——感到注视的乐乐侠冲摩乐乐歪了嘴角笑容灿烂——随后前后打量了会儿并没感觉有什么不妥,便接着唤伙伴继续游戏。

“……”丫丽比了个“停”的手势,目光来回看着乐乐侠和摩乐乐:“你们俩个,知不知道最近的……月老?”

(176).冤冤相报何时了

令人诧异的是,即使是重归于好的状态,在提取青春药水原材料——红发摩尔的头发这事上,库拉仍旧会粗暴过激地拽他头发。

今天的菩提也要奋力保护自己头发。不过反抗中,他很快发现了奇怪的地方:“地板上明明有很多自然掉下的红头发了!————松手!快停下!不许拔!” 

意料之中是库拉越发膨胀的报复心。

“哼!我偏不。” 

(177).得饶人处且饶人

……精疲力尽的库拉瘫软在怀,却眼见菩提仍是兴致满满,慢慢的再俯身抱着自己。库拉颇为恼怒,不由的用上全力制止他重新发动攻势:“……可恶…菩提!快停下!”

意料之外是库拉凑过来在耳边的一声低哼,恶作剧意味的一字一顿道:

“我,偏,不。”

(178).“中暑警告”

因为不想上学,摩乐乐假装昏过去赖床不起。菩提没了办法,同库拉一起想对策。

不多时,库拉凑近床边细细打量一会儿,掐指一算,点点头:“我看这只小鼹鼠大概是中暑啦!不如……” 

“等等我醒了!” 摩乐乐猛的爬起来道。

(179).“炭烤警告”

“哼……我看你们这两只小鼹鼠一定是又打架受伤了!这样是不行的,治不好的,不如……”

说来也怪,自菩提一脸严肃说完这句后乐乐侠和库拉再也没打过架。

(180).“loading……”

淘米粉是由等待,等待,等待组成的。

评论(1)
热度(42)

© 霜霜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