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速度极快/安利卖不出去的冷坑专业户/易焦虑躲起来的胆小生物/色差杀我/因为断粮经常挨饿(流泪)/说真的跟着我,你们能看到最冷的坑
目前已跨墙头:
黑塔利亚:露中(产)
摩尔庄园:菩库/双乐(产)
白夜追凶:双关
小绿与小蓝:绿蓝/永灰(产)
京剧猫:我都喜欢!
小马宝莉:序蝶
神偷奶爸:双鲁/斯嘉丽我也喜欢!
乐高幻影忍者:我永远永远永远喜欢加满都/劳埃德.jpg(产)

学业繁忙,产粮随机,梦想白嫖,期待投喂。热情奔放,创意无限。
※究极过激,极端洁癖。

“人生底事,往来如梭,今生将会是怎样的满庭芳华?”

“浩渺宇宙,为何我们在此相遇?”

玉楼金阙慵归去 且插梅花醉洛阳

《所谓慢性殉情》

庄园记事甜饼系列【四】

Cp:瑞R/菩库

瑞琪坦言,他已经一个多月都没有好好休息。

罪魁祸首当时是那个最令他头疼的家伙——怪盗RK。在这个庄园通缉犯安静了许久安静到全力追捕他已经快要从日常任务中剔除出去的时候,RK突然杀了一个回马枪。一天之内,瑞琪接到五起报案,无一不与RK有关:博物馆里上任摩尔王的自画像被突然窃走,塔楼上的望远镜不翼而飞,报社还丢了数期十几年前的报纸,或大或小诸如此类,毫无关联的盗窃案件。

可怜的瑞琪只得加班加点的从这个案发现场赶往下一个地点,采证,询问,然后费心费力在普普通通的画面里找出不合逻辑的蛛丝马迹。结果当然是毫无进展——RK仍是那么嚣张,被捕捉到的画面永远是扬起嘴角,毫不掩饰他的胜利。而瑞琪永远与他擦肩而过慢他一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夜王子零星化影消失在黑夜中。就这么一个月忙下来,瑞琪无功而返,RK又同人间蒸发了一样再难寻踪迹。

一点上风都不占的抓捕游戏可不好玩,就算是耐心再好的警探也会有深感挫败的一天,瑞琪沉沉的叹气,他现在觉得自己像是被杰瑞团团戏耍的汤姆。

不过似乎有人说汤姆喜欢杰瑞来着?

瑞琪摇摇头,或许是想将这个可笑的想法从脑海里赶出去。现在已经是深夜,属于今天份的调查工作已经全部完成,况且就算再三整理也根本无用。年轻的骑士团长决定与他的骑士团一一告别,随即下班回家。

又像是着急赶着去赴约。

自出了档案局,一股莫名的凉意自脚底沿着后背一寸一寸缓慢爬至脖颈,即使是三伏仲夏之夜,这份突如其来的不友善仍极冷到足以让人打个寒颤。

瑞琪太熟悉这是谁的开场舞。

被冒犯,或者说被“邀请共舞”,他刻意放缓了脚步,预备了作战姿势,等待对方按奈不住率先出手。瑞琪还思考了一下最好将身后的家伙引到无人小巷亦或是林荫小道,以便在不吵醒睡梦中的摩尔们的同时将这个庄园通缉犯逮捕归案——可一路慢着脚步到了家门口,瑞琪的身后都没有任何异样。

仿佛先前是他的幻觉。

瑞琪在家门口站了一会儿,沉默而焦急的等待舞台剧的正式开场。

最终却败下阵来。

“……你该不会只是单纯的想到我家里来做客的吧,RK。”

带着肯定语气的问句被抛了出去,被犹如石沉大海没了回应。除了夜晚簌簌的风声,和偶尔犬吠,这夜安静的一如既往。瑞琪恍惚了片刻,正责怪自己过度警惕,欲转回身子去开门时却猛然注意到了屋顶上正凝视自己的摩尔。

“……”

瑞琪觉得自己应该立刻冲过去逮捕这个神出鬼没的家伙,这可是绝无仅有的大好时机!可又……他觉得有哪里不对。

RK怎么会沉默的盯着自己这么久?按着他的性子,这时候早该接下话嘲讽自己的迟钝……瑞琪幡然醒悟,这一定是RK的幻术!——而被瑞琪定义为幻影的屋顶上的RK本尊,仍是愣在原位一言不发。

两人就这么紧张而安静的对峙了十来分钟。

最终还是这幕戏剧的导演先败下阵来。似是被风恶意的推攘而下,RK不受控制的前倾,随即摔落下来。失去意识,毫无挣扎。

几乎是出于本能,瑞琪冲过去稳稳接住了他。

至于接触的那一刻,瑞琪才反应过来RK的反常原因何在——

他仔细的为RK的伤口检查一遍,确认了用药与疗程,再准确无误的涂上药膏后才小心翼翼为他缠上几圈白色绷带。一个巨大的爪痕,自左上心脏部位延伸至右下腰侧,程度颇深,从形状来看似乎是黑森林里的赤焰巨龙最致命的前爪……好吧,这下不用RK解释,瑞琪自己也能推断出个大概。

“……这个家伙。”

能忍着剧痛一声不吭的一路跟着自己,真不愧是RK。

等瑞琪重新带了毯子和枕头回房间,RK已经醒了。两只小摩尔眼神交互的瞬间,有太多情绪是显而易见与难以分析的,或许用上“心有灵犀”这个词也不算夸大其实。如果撇去猫鼠游戏这筹戏码,此刻的他们倒更像是病人与看望他的老朋友。瑞琪突然在进房间与退出去这件事上犯了难,仿佛是他搅扰了病人的休息,可保温的毯子是一定要送的……思想斗争了一会儿,瑞琪径直走了过去,尽量劝说自己不要被对方故意挑衅的话所惹恼。

乘人之危不是君子所为,瑞琪想。

RK的声音很疲惫,却仍有平日里的神气。

“窝藏庄园通缉犯,骑士团团长,你这是打算和我一起——”

“想得美!”瑞琪皱着眉,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只是不知道你的住处,所以让你暂时在我的家里养伤罢了。”

说着,毯子被扔给了RK。看瑞琪扔过去的动作粗暴无理,可毯子却稳稳当当的覆盖了病人的全身。如若不是灯光昏暗,RK或许能认出这是瑞琪最喜欢的蓝色绒毯。

瑞琪搬了个凳子过来,临近床边,看那架势似乎是想来一场私人审问。不过他只是安静的坐在那儿看着RK,说是监视,形容守护也不错。

气氛又沉闷下去,连月亮都嫌无趣卷了墨云悄悄溜走,屋子更显灰暗。仲夏的温度被冷气阻隔了部分,却仍不屈不挠的钻进了某个摩尔的耳畔唱着温柔的摇篮曲哄他入睡。直到昏沉的睡意蔓延开来,瑞琪以为RK都已经安睡的时候——RK却突然打破了这份安静。

他的语调平淡到几乎没什么变化,仿佛只不过是闲聊天气。

“你应该去黑森林看看,瑞琪。”

背后的语意却堪比灾难片的预告序曲。

……果不其然。

瑞琪微蹙了眉,他正想义正辞严的告诫他“黑森林不是你该去的地方。”却终究没能说出口。毫无意义的劝词,毫无作用。RK又不是年幼无知的小孩子,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甚至说,他很清楚的在安排自己每一步都被画上危险标记的计划。这个摩尔,执着于自己的追求,一意孤行,根本不在乎付出多大代价,即使是被庄园拒绝。

瑞琪的声音清冷了几分,“是你偷的那些东西,指引你去黑森林的吗?”

摩尔王的自画像,塔楼上无人问津的望远镜,记载了十几年前故事的报纸……在不为人知的背后,你又忙了多久,却得出前往黑森林这么危险的结论?

“不愧是瑞琪团长。”RK一如往常笑了两声,音色爽朗:“别那么小气,我用完就还。”

又是这样的答复。

永远是这样的答复!瑞琪不清楚RK背负着什么,缺少什么,以至于他对自己执念的东西那么渴望。可这种日复一日的冒险行为太大胆了!接连不断的冒险,完全不在乎性命安危!每次都凭借着运气化险为夷,谁知道下一次的行为会不会有难以挽回的意外?虽说万一出事,身份是庄园通缉犯大概只会被登上喜报,可是!

瑞琪垂了眼,长叹。

向来以冷静自持的骑士团长居然会有想爆发的一刻,或许真的有什么触碰到了他标上“最在乎”的那条底线。

这时的深夜连犬吠都不曾听闻,只有隔壁瓦罐碰撞的叮当声,那是早起忙着手工制作糕点的老师傅开始忙活的迹象。这种异样的准点报时,莫名带着庄园居民之间无言的默契——也是提醒指针点向凌晨的时间信号。

“……也不用因为我的到访连睡觉都不用,你这些天也没怎么休息吧?”RK慢悠悠的吐字道:“没有人和你说,熬夜与慢性自杀无异吗,瑞琪团长。”

这家伙真是……

“……”瑞琪起身离去,掩上门。

“我去向老师求些草药。”

深夜的天空树有了一位不常到访却很熟悉的老朋友。

将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过后,瑞琪只得到了他想要的草药,而对于人生指导却并无收获——看起来菩提并不想干涉孩子们的感情。

瑞琪低着头,愣神的盯着瓷杯里不停打转的茶叶,似乎混乱复杂的思绪也随之不停旋转。他沉默半晌,欲言又止,最终决定在菩提端上糕点时明确提出自己的困惑。

“老师,您当初追伯母的时候也是这么麻烦吗?”

两种意义上的追。

菩提一愣,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楼上——那里有一位刚刚睡下的法师。

“……嗯,自然也是很麻烦。”菩提毫不否认他当初与库拉纠缠那么久,公开的感情进度却仍原地踏步了十几年。想来也是好笑,有些话年轻时怎么都说不出口,等经历过这么多也还是扭扭捏捏的不坦率。

却意外的擅长在无言的行动上守护彼此。

菩提当然了解瑞琪现在的困惑,他大可不必在这里与瑞琪打太极慢慢交谈,只需一句“你们不合适”或者“你们最合适”就能结束这个话题。但感情这事还是得细水长流,凭它自己慢悠悠的水到渠成。归根结底,这还得当事人自己琢磨。

正欲开口,菩提突然看见空中悠悠的飘过一个载满紫色药水的瓶子,飞向楼上卧室方向。不用想,他都知道这一定是他家那位不听话的法师先生又突然灵感迸发,睡了一半爬起来继续试验。菩提伸手拽过瓶子,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了与瑞琪的话题:

“你是怎么想的?”

……

未过多久,库拉气冲冲的跑下楼,叫嚷道:“臭菩提!快把瓶子给我!”

瑞琪向他老师的夫人行了礼。“法师阁下,夜安。”

而菩提故意将瓶子再收了收,点他道:“再晚睡可是要长皱纹的。”

“没有什么是一瓶青春药水不能解决的事,如果有,就两瓶。”库拉昂着脸,得意的表情又变回了愤怒:“好了快把瓶子给我。”

“不,库拉,你知道熬夜相当于慢性自杀。”

“得了吧,你不也没睡?”库拉用魔法抢过瓶子,胜利似的晃了晃。“按你的说法……那么,和喜欢的人一起熬夜,岂不相当于慢性殉情?”

“我才不和你殉情,我要去睡了。”菩提推攘着他上楼,最后的语气却温柔的过分。“你先去,我再和瑞琪聊会儿。”

库拉莫名红了脸,丢下一句什么便急匆匆了回了楼上。

如果今天的自己和RK在重演菩提老师与库拉的故事,那么这一幕会不会在多年以后由自己和RK重演一遍呢?他想,或许会。

……

瑞琪今天也感觉自己在和RK慢性殉情,至少这个念头从他脑子里蹦出来的时候他就没法打消掉,反而越发的茂盛成长。或许那位怪盗先生知道的话会用最大的笑声嘲讽他一厢情愿,不过那没关系。

每个骑士都应当正视自己的内心。

明明是高温的夏天,却每天晚上都凉的渗人。瑞琪漫步在回家的路上,心情淡然。他已经习惯怪盗先生这种沉默而明目张胆的跟踪,或者说是两人无言的约定。RK不过住了两个晚上就急着离开,连封告别书信都没留。瑞琪曾一度担心这家伙会不会因为活动过于频繁而引发伤口崩裂,事实证明他担心过度——菩提信誓旦旦的和他保证自家法师的治愈药水那是立竿见影的效果,当天服下去当天好,堪比神药。

也许当初应该用些效果不那么好的草药,拖他几天。瑞琪虽是这样暗自打算,可下一回儿RK又昏昏沉沉的躺在自家床上的时候,他又是想都没想就跑了十几里地去求菩提。

“至少要静养几天,瑞琪,效率再好的药水也需要消化的时间……”库拉皱起眉,转身冲菩提嗔怪道:“所有的治愈药水都被你徒弟捞走了!作为补偿,菩提,快把你的花园贡献出来给最伟大的法师种草药吧!”

菩提置若罔闻,凑过身去又叮嘱了瑞琪一遍药水疗程,半个回应也没给库拉。

瑞琪连连应答几声,便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告别了这篇故事属于菩库的另一个小剧场。

……

“今天又不得已加班了吧,瑞琪团长。”RK放下药杯,调侃他道:“我看你的头发是要和老团长一样岌岌可危咯。”

依旧是伏案桌前的某个深夜,唯一与以往不同的是旁边多了一个RK。瑞琪是因为整合资料,而RK则是因为治愈药水过于苦涩的副作用而睡不着,只是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做到的,这种苦到舌尖发麻的药水咽下去后连一声抱怨也没有,笑容如常。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估计等瑞琪彻底处理完公务,RK也该困的差不多了。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将庄园通缉犯窝藏在自己家里,也太明目张胆了吧?明明逮捕他不过是分分钟就能解决的事……

瑞琪认命似的摇摇头,然后浅笑着扬起嘴角。“不会熬夜到太晚。”

“再说了,我们俩现在是一起熬夜,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无形中的慢性殉情,还不错。

评论
热度(52)

© 霜霜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