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速度极快/卖安利卖不出去的冷坑专业户/圈里一点点负面争吵风吹草动就容易躲起来的胆小生物
目前已跨墙头:
黑塔利亚:露中
摩尔庄园:菩库/双乐
白夜追凶:双关
大理寺日志:饼拾
小绿与小蓝:绿蓝/永灰
京剧猫:我都喜欢!
小马宝莉:序蝶
神偷奶爸:双鲁/斯嘉丽我也喜欢!

学业繁忙,产粮随机,梦想白嫖,期待投喂。
※究极过激,极端洁癖。


玉楼金阙慵归去 且插梅花醉洛阳

《秋》露中迷你甜饼系列(21~30)

(1~10)(11~20)

21.

“就是那种医患play,” 伊万比划道:“耀穿着素净的白大褂医生服,一脸禁欲严肃正经的要来照顾我这个病患,但刚近了身就被我反身按倒在病床上。虽然意欲反抗但照顾着我是患者就没用力,所以还是被我————”

“咳。” 王耀清咳了一声中断了即将叙述下去的限制级画面,侧过身去佯装不理。

伊万浅笑着凑过去,如盛夏鸣蝉般滋儿哇滋儿哇滋儿哇了起来:

“试一次试一次,耀,就一次。”

“我记得你的文化里也有医士,不过更早是巫医同流,耀,如果不想穿白大褂的话,那种长袍也可以!”

“就当是丰富人生体验嘛。”

“想想如果是那种长袍,好像也很不错。”

“试一下,我保证不过分!真的!看在我们一个多月没见面的份上,耀,试一次吧!”

……

半个时辰过去,王耀不堪其扰只得匆匆敷衍了事,回他:“晚上等我。”

等真的到了晚上,伊万再三确认王耀没去弟弟妹妹或是上司那儿躲着,才算安心落意的回了家。刚在玄关处放了大衣,就瞧见客厅异样——印了八卦太极黑白图案沙发正前茶几上放了木莲香台,三柱细香幽幽袅袅的燃着,青烟缭绕。其下地板皆散着数张黄纸咒符,上有鲜红古文张牙舞爪,好似恶鬼血书。四周墙壁满是古旧神仙画像,什么钟馗捉鬼,老君捕妖,大圣降魔,无一不是面目狰狞目眦尽裂。纵有鬼怪斗胆远远看上那么一眼,怕也是要吓的魂飞魄散。伊万定了定神,细细看去这沙发正中盘腿稳坐一人,身着普蓝长袍头戴冠羽,手持经书旁有锦旗,上书“妙手回春华佗在世”。

只见那人泰然自若,斜睨自己,右手三指轻捻悠悠道:“这位壮士,老夫见你印堂发黑眉间凶相,恐有不祥之兆啊。”

伊万.布拉金斯基看着沙发上的王耀,默默将手中一塌安全套收起来,然后拿出手机。

“8102年8月30日通报,在接到举报后,我方红色组公共安全部部员迅速出击,将装神弄鬼,企图行骗,谎称自己五千高龄家中养龙养熊猫的江湖术士王耀控制。在此提醒各位红色党员,切勿轻信封建迷信。

——红色组公共安全部宣”

22.

红色厨这种生物真的非常单纯,就算预计到产粮太太各种刹车弃车跳窗,大刀玻璃渣预警,拖更弃坑爬墙咕咕咕,也会永远保持对太太的爱。

保持对红色组的爱。

23.

王耀屏了呼吸,目不忍视满屋狼藉混沌。纵再三劝着自己莫要气恼也敌不过心中愤懑怨恚愈发浓重,未久,这满腔怒火皆化了火山喷发,连珠炮似的问责起罪魁祸首。
“我说,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家里又有这么多酒瓶?还全是我最贵的藏酒!海德希克香槟,马戈尔庄园葡萄酒,马桑德拉葡萄酒,这什么!我的茅台!?你不要和我说我酒窖里的宝贝你都动过了!且不论我再三告诫过你不要嗜酒如命,伊万,这些酒可都价值不菲!你这是什么家庭条件啊毫无节制,喝酒和喝水一样,天天喝天天喝,咋滴家里有矿啊!?”
伊万一愣。
“有,有啊。”

24.

“不对,我是矿里有家!”

25.

热恋期间,热爱文艺的斯拉夫青年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总要亲手为他远在万里之外的亲爱的小兔子写上一封饱含深情用词洋溢激情澎湃的书信,再精心包装,深情一吻,满怀期待的赶去邮局寄过去。
可彼时王耀对这异国文字尚不熟悉,再加上伊万一时激动这字体皆是龙飞舞凤,叫人难以辨认。王耀只得细细摸索慢慢翻译,往往要花上三四个小时疏通却总还是乐此不疲。这天不出所料,仍按时收到了信件。
只是不同以往,王耀拆开情书一看,这情书没有日期,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爱你思你”几个字。他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纸缝间看出字来,满纸都是两个字:
“想日。”

26.

关于酒后的不可描述之事,数不胜数,而经验丰富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对于酒量的把握也势在必得。他有足够的分寸在进王耀的酒窖里大肆胡闹,称兴而归的同时耍脾气又能全身而退不受一丝惩罚,称心如意的上了王耀。这次伊万也是,佯装醉酒从酒窖里走出去等待气恼的猎物自己上钩,只是刚酝酿好了措辞就看见终于下班的王耀跌跌撞撞瘫在沙发上,眼神迷离,面色绯红,满嘴酒气,显然真真切切的喝醉模样——说了也是,王耀曾说今晚有聚会。

这下倒好,不用自己动手。

伊万感叹真是天助我也,连模拟争吵的步骤都省了去便可大刀阔斧直截了当切入主题。他扬起嘴角悠悠踱步而去,道貌岸然嘘寒问暖起来。

“哈?”王耀怪笑一声,瞪大了眼直视伊万:“还问我怎么样?你慢慢走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个?你有这么正人君子临危不乱吗?”

被戳穿,却也不恼。伊万俯下身子,一侧身一搂便将醉醺醺的王耀坐拥在怀。

佳人在怀,自是满心欢喜。伊万细细啮咬着他的耳垂,低声道:“也就是面对耀的时候,把持不住。”

“呵,你这么多话吗?”

激将法。伊万瞬间了然王耀话中催促暗示之意,心领神会,便抚上白白净净的腰侧掀起衣衫,又惩罚似的啃咬起他绯红的脖颈,一字一顿回了对方急不可耐的焦躁。

“不着急。”

被这么一刺激,五官六感竟皆一阵酥麻软了脑袋。王耀微微后仰,沉郁着缓缓呼气……随即气沉丹田,残存碎食顺了气息逆流而上直达口腔,终了,聚集成充满酒气与酸味的一声:

“呕————”

“过度饮酒于夫夫和谐Xing生活有害。”

————红色组和谐生活指南宣传部宣

27.

作为红色圈的正主之一,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针对最近红色组粮食产量直线下降这事儿心生不满,便悠哉游哉背着手在圈里溜达。俄而停了脚步,毫不费力的拎起一只在爬墙边缘试探的红色厨,不威自怒的盯着他。

上下打量一番,伊万若有所思喃喃道:“这只红色厨老是喜欢往外面跑,再跑的话,会被隔壁圈拐跑的——我还不如把ta给烤啦!”

不一会儿,又在别的地方发现了一只在原地晒太阳等待投喂的红色厨。

“嗯……要是这个红色厨中暑,ta全身都会发热的,发热,而且四肢动不了哦。ta动不了的……特别是这头发,很烫的……这个红色厨就是中暑啦!要是这家伙中暑啦,拿去煲汤吧!——现在没有哦,有的话,我再来煲汤!”

然后又发现另一个红色厨。

“这个红色厨昨天被玻璃渣刺到了,可能会生病哦——不如把ta炖啦!”

“这个红色厨好几天没吃粮……啊,ta就是不吃,可能粮少得了忧郁症!依我看,ta现在都瘦啦!这个,再这样下去的话,可能吃不消的——还不如把ta焖了。”

“这个红色厨吃的这么多,最喜欢吃……这样吃太多啦还不产出,这样不行的,还不如把ta煎了!”

“这个红色厨之前打过架……一定会受伤!炒了好了!”

“这个红色厨……”伊万幽幽的紫罗兰色眸子突然盯上了一只近在咫尺,并且是同样微服私巡出来在圈里乱逛的带着墨镜口罩鸭舌帽的王耀。

“……”

王耀微感不妙的皱起眉,正欲言说什么只见伊万伸手在自己的脑袋上胡乱的揉了两下。

“这个红色厨倒是正合我意……宠着吧!”

28.

伊万盯着王耀,正经严肃的沉思道:“这个红色厨倒是正合我意,这么让我喜欢是不行的……日了吧!”

29.

王耀喜欢熊,伊万别称露熊,这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啊,他俩分明有染。

30.

伊万抬眼,面对一众红色厨的不解悠悠道:“你别看我家那位写文作画仿佛是文曲星与马良合体的同时能文能武会唱歌又能出cos又能语c又能填词作曲甚至作动画又能一人之力撑起整个生诞企划以便自己为自己打榜拉票作应援,却因为经常配图沙雕而自称沙雕大佬,还差点认证沙雕表情包博主……”

“其实……”伊万语气一沉,静了半晌。

“其实他是我对象,想不到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9 )
热度 ( 75 )

© 霜霜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