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速度极快/卖安利卖不出去的冷坑专业户/圈里一点点负面争吵风吹草动就容易躲起来的胆小生物
目前已跨墙头:
黑塔利亚:露中
摩尔庄园:菩库/双乐
白夜追凶:双关
大理寺日志:饼拾
小绿与小蓝:绿蓝/永灰
京剧猫:我都喜欢!
小马宝莉:序蝶
神偷奶爸:双鲁/斯嘉丽我也喜欢!

学业繁忙,产粮随机,梦想白嫖,期待投喂。
※究极过激,极端洁癖。


玉楼金阙慵归去 且插梅花醉洛阳

【露中】信。

伊万.布拉金斯基今天收到了一封信。

这是从遥远异地千里迢迢而来的信,是来自他爱人王耀的亲笔书信,是他们间第一千九百九十一封信。

信上说,他今天和上司吵了一架,动静太大惹的人尽皆知。他以退为进以笔为剑,写了浩浩荡荡万字长卷批驳,上司却看都没看就焚了它。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列了数不清的理由,上司只给他回复一个快翻到脑后白眼。无可奈何他以辞职做威胁,上司仍不理不睬反执意要他亲自出马。我太气了,王耀说,可这件事还在处理,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信上说,这种时候寄信越来越不方便,不论邮费纸费墨水费,就连敢跑这一趟的邮递员都很难找。而且上司已经不允许他寄信,这大概是最后一封信。没事,我还会给你写的,王耀说,我再偷偷找人送。

信上说,咱们之前的房租大伯突然就孤家寡人了,看着可怜,家人都生病去世,都没下葬。他那么大的年岁,也不知还有几天可活。看在素日我们与他交情还算过意,我帮帮他。你若是有空,也去看看他。咱们应该的,王耀说,看看人家好一点自己心里也会好点。

信上说,家里的向日葵都长好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看看啊?
我想你了,王耀说。

伊万深深吻了信的署名,然后将它锁进了自己的柜子。

王耀今天收到了一封信。

信是异国他乡漂洋过海而来,信是他的爱人伊万.布拉金斯基所寄,信是第一千九百九十一封。

信上说,上司又发布了新的计划,并急于实现。所有人都忙里忙外进行准备,伊万连写信的时间都需争分夺秒。他反对上司反而被安排在核心位置,是最直接负责人。这计划实在糟糕,伊万说,实在糟糕。

信上说,他的上司已经暗中监督他的通信。虽没有明说可还是有很多信被扣了下来。不知道耀能不能看到这一封。下个月就要出发了,这大概是最后一封。不过这可难不倒我,伊万说,我有办法亲自送信,真的。

信上说,我在这边看到了房租大伯的儿子,你还记得吗?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个房租大伯。可惜他儿子没几天就……不知道房租大伯现今怎么样了,等我回去,我们俩一起去看看他吧。毕竟曾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不闻不问我过意不去。

信上说,我们很快就会见面。
耀,我好想你。伊万说。

王耀将信封起放置柜里,倚柜而叹。

伊万.布拉金斯基今天要奔向战场。他带领的军队所向披靡,却独独困行于此。他本不愿在此,但他也无法挣脱上级的命令,他不能忽视自己的使命,他需得按计划前进。
看着城楼林立,伊万.布拉金斯基阖眼,扬起利刃。

王耀和他的上司————赫赫有名的龙将军吵了一架,他不想开战,尤其是龙将军命令他亲自作战带军出征。这本就无法避免,大军压境战事一触即发不过早晚,他们理应做好准备抑或先发制人为妙,为国,为家。
王耀披上金铠历甲,抚剑阖眼。他记得他是谁记得自己的使命。除去伊万的爱人,他也是这个国家的守护神。

后来,黄昏至。

“大伯,你看见我爱人了吗?”

被询问的大伯缓缓昂起头,紧缩眉头看向来人,俄而释然露出笑脸。他咳了一声,肺腔里的浊气瞬间扑了出来:“喔,我记得你们俩,俩个……”话音戛然而止,年过古稀的老人挠了挠自己稀疏的白发,似乎再无话可说。沉默良久,他嘴角低垂眉角褶皱,木刻的眼珠子忽地一转。他说:

“三天前被扔城外的乱葬岗了。”

评论 ( 3 )
热度 ( 48 )

© 霜霜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