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速度极快/冷坑专业户/道系产粮/目前死者情绪稳定
已跨墙头:
黑塔利亚:露中(产)
摩尔庄园:菩库/双乐(产)
白夜追凶:双关
小绿与小蓝:绿蓝/永灰(产)
京剧猫:我都喜欢!
神偷奶爸:双鲁/斯嘉丽我也喜欢!
乐高幻影忍者:我永远永远永远喜欢加满都/劳埃德(产)

学业繁忙,产粮随机。
※究极过激,极端洁癖。

“人生底事,往来如梭,今生将会是怎样的满庭芳华?”

“浩渺宇宙,为何我们在此相遇?”

“玉楼金阙慵归去 且插梅花醉洛阳”

礼③

#露中#
露中甜饼系列【三】
礼③
“你不是说要脱光的吗?”王耀皱着眉,感到十分不悦。不仅仅是因为温度的逐渐攀升,更是因为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的恶作剧。
进入淋浴室准备好之后,王耀本想用浴巾围腰来着,但伊万制止了他。
“不用围。”伊万信誓旦旦的忽悠着他,丝毫没有考虑过自己恶作剧被戳穿的下场。
“不用吗?”王耀很是疑惑,尽管他如此说了,但还是叠好了浴巾准备围腰。“我还是围着吧,应该不碍事。”王耀边说边动手,语气仍不大确定。
也许答应伊万之前可以搜索一下确切的资料。对了,我上次好像看到有人发动态说……确实是脱光了进去蒸桑拿,是谁来着?王耀努力回忆自己看到过的科普,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后续故事。
是的,那个“谁”也被坑了。
“不不不,你看我都记错了,脱光才对。”伊万补充道。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正确无误的,他甚至擦擦身子之后就没有拿浴巾的打算,而是大步流星的直接向前走。
“是吗?”王耀虽是半信半疑,却也放弃了浴巾围腰的做法。入乡随俗,那就这样应该也没事。如此想着,王耀将浴巾放回了架子上,接着回过身问伊万道:“现在进去吗?”
“是的。”伊万点点头,绅士的为爱人打开了蒸气浴室的木门。
体贴的伊万.布拉金斯基为了营造一个没有人打扰的二人世界,特意吩咐将一间有完整桑拿流程的木屋空了出来。那么,没有参照物,王耀是从何得知也可以浴巾围腰之后再进去的呢?难道是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曾经阅读过的科普知识吗?
很显然不是。
王耀中了这个圈套是因为伊万,发现这个圈套也是因为伊万。
老老实实的坐在阶梯式的木栅板上后,他看着伊万正在将树枝烫软后感到些许怪异。俄而转念一想又觉得这再正常不过。是的,他依稀记得这是俄式桑拿中的独具特色的服务,也就不多说些什么。
顾忌到爱人后背上令人不悦的疤痕,伊万下手并不是很重。是的,他虽然知道爱人早就恢复的更胜从前却还是有所不适。这虽看起来是相当暖心的举动,但并未得到一个五星好评。
“伊万,”王耀看向他,很是疑惑:“你是不是没吃饭?”
“我……吃了。”
伊万有些不知如何接话了。他知道爱人隐晦的意思,然而就正经回答这个问题而言,他似乎真的没有好好吃饭。当然了,如果伏特加可以当美味佳肴代替一顿正常的饭菜的话,那就另当别论。
“吃了?”王耀微微挑眉。
“吃了。”为了避免爱人催饭三连,伊万这次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谎言。
“行。”
王耀相信伊万是懂自己的话中之意的,也就没有明说。他转回身子去,等待伊万调整力度之后的服务。但之后的力度与之前的并没有什么区别。其实这也不能怪伊万,看着那样的后背,他的确是下不去手。
“有点热。”王耀说。他已经不计较伊万的力度不能让人尽兴,转而关心起自己的状态。逐渐升高的温度,让他浑身大汗,尤其头部,特别烘热。不知不觉竟也有了几分困意,这时,拍打身体的树枝倒像是在挠痒痒。
“你压根不用怕把我打伤或者什么。”王耀转过身子,从一堆树枝里挑了一根最满意的递给了伊万。“你就算全力以赴,我也不见得会有半点伤痕。”话中语气,除了骄傲满满再无其他。
毕竟,生命值与耐力,王耀都是正无穷。
“这可是耀说的。”伊万接过树枝也不多说,就变本加厉起来“虐待”他。
几个回合后,轮到王耀对伊万的“细皮嫩肉”下手了。虽然说全力以赴才是对鞭打对象的基本尊重,但是看在伊万对自己那么照顾的份上,若是这时候下重手或许会有恩将仇报的意思吧。
王耀也就没有太用力,勉勉强强与对方力度平等也就差不多了。
点到为止嘛。他想。
“耀,”伊万问:“你吃饭了吗?”
“你说呢?”王耀二话没说就将伊万后背抽出一道红痕。
这下哑口无言的又到伊万了。好吧,爱人的力度又没什么问题,还有什么以牙还牙怼回去的借口呢?伊万微阖了眼,似乎不打算说什么。
不过闭上眼,脑海中浮现出的就是爱人的身形。
喔,我亲爱的小布尔什维克,瞧瞧你的身子!简直可以用上“垂涎三尺”这词了!相当健硕的肌肉!粗壮有力的小腿根,还有那雪白的……
想着想着,伊万更觉头脑发热。
“我怎么记得是可以围浴巾来着?”王耀喃喃道。虽然他可以接受这样的状况,但并不代表他对这样的规则是百分百满意。
“是可以的。”正胡思乱想的伊万想都没想,下意识便告诉了他正确的桑拿规则。他或许都意识不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不过,就算矢口否认也迟了。
“是什么?”
“……可以用浴巾围巾。”
“……”
王耀这一鞭差点没把伊万打死。
虽然两人赤身裸体相见不知多少次了,但这次的情况带有戏谑的成分,自然是更让人感到不悦。好在王耀适应能力挺强,也不会觉得有多大的不妥。秉持着活动中最好不扫兴的原则,王耀以微笑结束了对伊万的报复行为……
开玩笑开玩笑。
若是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了捉弄自己的傻熊,那以后如此这般的恶作剧,自己可就有的受了。王耀微微点头,暗自轻笑,分明是已然有了报复对方的最佳做法。
“闷吗?”伊万问。很明显,他并没有注意到爱人神色的不悦之意。不过就算他注意到了,也不会傻乎乎的去当面指出。
心中有数。
“还行。”王耀哼了一声,并未觉得太过不适。
伊万沉默了一会儿,较为正经的向爱人科普桑拿流程道:“如果闷的话,可以出去降温。觉得差不多之后,再经过淋浴室就可以继续了。”顿了顿,他继续道:“如此重复三至四次就好。”
“出去?”抓到当前重点的王耀感到一丝套路的气味,很是警惕的追问他:“外面吗?雪地里?”
“是的。”
“……”
当伊万被扔进雪地里的时候,这位可怜的白熊先生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但很明显,他是被扔出来的,而且还是被他神力无比的爱人扔了出来。
“这示范不好,我就不去外面降温了。”王耀关上了木门,转身离去。他给自己找另一个相当有理的借口,又巧妙的借机报复了那之前的恶作剧。
确实是不能惹的老狐狸。伊万摇了摇头,微微叹道。
好在王耀没有赶尽杀绝。
屋门没锁,伊万趁着自己还没有被这猛烈的温差折腾到半死不活的状态,便赶忙又回到了屋子里。他知道这个小插曲是因自己的小伎俩被看穿换来的报复,所以也就没说什么。再者,天生具备御寒系统的他对这种级别的报复也没怎么放在眼里。
毕竟,他的确有过出了桑拿房就直奔雪地的经验。
王耀是在降温室里的泳池选择的降温。泳池水温十五摄氏度左右,对于刚刚经历高温洗礼的他而言自然是差别颇大。王耀前思后想,犹犹豫豫,终是迈进了泳池里。
好在他已经被蒸的浑身发热,这水温倒也构不成什么威胁。
平静的水池忽地波澜起来,荡漾致边缘又转身而归。王耀理了理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又活动了筋骨,只觉浑身舒悦。他就在岸边,没有向池水中央游去的打算。三五分钟之后就该去淋浴室再次洗漱,废那功夫游来游去没什么意思。王耀如此想着,便安安心心的等待身体温度提醒他时间的到达。
顷刻间,池面再次激起层层水花。犹如刚铺平的淡色绸布被猛地蹙皱,又满满舒缓展开,恢复原貌。不用睁眼,王耀也知道那是因伊万入池而激发的连锁反应。殊不知,这连锁反应断断不止水面波澜这么简单。
伊万温柔的亲吻着爱人额头,毫不避讳的表露自己的爱意。他自然也是清楚这时还是不要胡来的较为稳妥,却还是抑制不住的去浅吻他的额头,浅吻他的鼻尖。
直至拥吻。
没办法,小别胜新婚,更何况他们一分开就是一两个月的时间。就算是有多次分开的经验,也抵挡不住彼此的相思想念之情啊。
“该去淋浴室了。”王耀说,轻推了下伊万。他何尝不是念着眼前这只大白熊的呢?只是公务繁忙难以得空。若不是微感有些冷意,王耀也不愿意终止彼此的亲密。
那么什么时候亲密一会儿比较好呢?
现在?
tbc

评论
热度(30)

© 霜霜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