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速度极快/安利卖不出去的冷坑专业户/易焦虑躲起来的胆小生物/色差杀我/因为断粮经常挨饿(流泪)/说真的跟着我,你们能看到最冷的坑
目前已跨墙头:
黑塔利亚:露中(产)
摩尔庄园:菩库/双乐(产)
白夜追凶:双关
小绿与小蓝:绿蓝/永灰(产)
京剧猫:我都喜欢!
小马宝莉:序蝶
神偷奶爸:双鲁/斯嘉丽我也喜欢!
乐高幻影忍者:我永远永远永远喜欢加满都/劳埃德.jpg(产)

学业繁忙,产粮随机,梦想白嫖,期待投喂。热情奔放,创意无限。
※究极过激,极端洁癖。

“人生底事,往来如梭,今生将会是怎样的满庭芳华?”

“浩渺宇宙,为何我们在此相遇?”

玉楼金阙慵归去 且插梅花醉洛阳

礼①

#露中#
露中甜饼系列【三】
礼①
生日。
这个日子对每个人来说都意义重大。它标志着新生命的诞生,或许还能标志一个新的时代,原本毫无关联的几个数字也会因串联一起随意排序而化身为使命不凡的日子。有的日期会承担起生命的终点,这再寻常不过。可若是起点与终点的日子一样,那倒有种整数年岁轮回的意思。
不过于一个国家而言,他的终点日期怕是远远不会到来。哪怕是不断更换行走的道路,本质上,他也还是那个他。
王耀恰因此烦恼。
十二月是个令人苦恼的日子。他曾笃定伊万的诞辰就是十二月二十五日,便连着三四年都在这一天为他庆生。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这个日子,或许是潜意识认定的缘故。然而在仔细阅读了一篇露诞科普之后,他又对日期产生了怀疑。
“十二月二十五号,布拉金斯基先生由“俄羅斯蘇维埃联邦社會主义共和國”改名为“俄羅斯联邦”。十二月二十六日,蘇联最高蘇维埃共和國院举行最后一次会议,宣布蘇联停止存在。至此,苏联解体,俄羅斯联邦成为完全独立的國家……”
当年,翻译员机械的声音清晰的瞬间回响在他的脑海中。
“……最终决定,俄羅斯成立日定为十二月三十号。”
所以,到底是什么时候?三十号吗?那就是说我之前所送生日礼物的时间都错了?如果都错了,为什么伊万从来没有提醒过自己?
王耀突然又觉得自己多虑,反正就是这几天没跑。大不了折个中,二十八号送礼物。若是伊万说二十五号才是生日,就借口说自己物流慢了,若是他纠正是三十号,再推辞说怕自己有事耽误所以提前空运过去。
这样做法虽然好笑,却也有些道理。
你说,红色夫夫相处这么多年了,王耀这点心思伊万还能不清楚?
“不用大费周章,”伊万劝爱人不要为此烦恼:“就像你说过的,我们的生日是国民的节日,一次革命新建,这日期就可能发生变化。至于原来到底是什么时候,谁又说得准呢?心思到了就好。”
心思到了就好。
你到了最好。
良久的沉默后,王耀略有深意的点点头,似乎是认同伊万的观点。
说来也巧,伊万生日之前赶上了“双十二”。这虽不如“双十一”那般名气大,对生活的影响却也不小。王耀满意的看着日历计算着天数,觉得这是个挑选礼物的好日子。一来,有时间准备,挑一个好一点的礼物。
二来,划算。
至于到底送个什么礼物好,王耀左思右想都没敲定主意。
手织围巾吧,自己太忙不能织出个好的。再者说他送给伊万围巾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没什么意思。送本马哲吗?那似乎也不大好,伊万有那些关于马哲的书不在少数。这可真令人苦恼,要不干脆,空投几吨葵花籽过去,来年送他数亩向日葵!
王耀想了想成本与运费,当即否认了这个选项。
但这么犹豫不定也不是个办法呀。不如当面问他想要什么算了,免得自己在这个苦恼半天。当然了,还是隐晦一点的去问比较好。由此,王耀突然想到了知乎上“科普”的一个算是切实可行的办法。
“我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是惊喜,你猜是什么?”王耀故作神秘的压低声音,饶有兴致的等待对方的回答。
伊万一时有些惊讶,目瞪口呆了许久,才幽幽回复他道:“你把我们俩的结婚证补办了?”
“???”
王耀突然有些心虚,他没想到伊万会这样回复他的提问。很明显,这礼物的实现,至少在目前的情况下,是近乎于天方夜谭。不过既然这个礼物满足不了,再问问说不定能问出个合适的呢?
“再猜。”王耀手臂一挥,无所畏惧的接受挑战。
“不是吗?”伊万显然很失望。不过他又想了想,猜测对方准备的礼物该是比一张结婚证更令人满意。不过话说回来,还有什么比补办红色组结婚证更有意义的礼物吗?于是伊万细细思索一番后,斩钉截铁道:
“你怀上我们的孩子了。”
王耀差点要打死伊万。
“不对。”否认后,他现在连解释的话都不想多说。但既然自己开了这个头,话无论怎么样还是要接下去的。王耀无奈的摇了摇头,有些后悔自己充满勇气的追问。可俗话说事不过三,王耀还是相信自己会得到一个心满意足的答案的。
“再猜。”
这下轮到伊万一脸懵逼了。
他已经说出了自己最期待的两个惊喜,“再猜。”,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耀准备的惊喜与自己期待的完全不一样?不过说来也是,自己所提出的两个礼物确实不好准备,这样想来爱人会说三次“再猜”也算情有可原。
那,应该怎么好一点的回答这个问题呢?
伊万思前想后,在有了确定答案之后只是长叹了一口气。
他想明白了王耀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只要你安好,就是最好的礼物。”
伊万像是说情诗一样以十分暖心的话语回答了他的追问,也终止了这个令人作难的问题。犹记爱人十月一号过生日的时候,面对自己的穷追不舍的提问之时也说过同样的话。
只要你安好。
只要安好。
安好!这该是多么好的礼物!恋人之间所期望对方给予自己的,最基本不过你的平安。虽然他们是国家,以目前的状况还说不上什么阴阳两隔,但总会遇到大大小小的困难打扰那原本平静的生活。哪怕最终相忘于江湖,得知你还好也就心满意足了。
什么生日礼物,只要你安好就行。
伊万这一太极式回话打的很好,词语委婉,语意温柔,一来,教科书式的标准答案般回复了王耀的问题,二来,也给对方留有余地去思量仔细。总而言之,这个难题又重新被丢到了王耀身上。
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圆滑了?
王耀微阖了眼,仍苦恼不已。是啊,话是这么说,说出来也很好听。但总不能真的就这么糊弄过去吧,难不成,送一个廉价而温暖的拥抱以示彼此安好?
不如干脆过去陪他个一天两天算了。
tbc

评论(2)
热度(49)

© 霜霜霜 | Powered by LOFTER